法学院创始人潘跃新对新法律服务业的未来充满憧憬

发布时间:2020-07-26 12:08:30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后,这批法律界新人在中国法律界复苏后畅谈创业转型的艰辛。作为50年代后的北京律师代表,吴小吉(北京市律师协会原会长),小伟(中国前十大律师)表示,要启动君合合伙制,要借上万元并不容易。开业前两年,君合合伙人没有拿到工资。上海市第50代律师代表朱宏超(上海市律师协会原会长)表示,律师事务所从法律顾问事务所转变为合作律师事务所并不容易。不清楚律师事务所是国有的、集体的还是个人的。作为50后南方律师的代表,从东北到深圳,从体制内到体制外的李春(深圳市律师协会原会长)也觉得律师创业并不容易。律师业恢复至今,我国50年代以后的律师几乎一直参与其中,这无疑是我国律师业的贡献。

法学院创始人潘跃新对新法律服务业的未来充满憧憬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后,这批法律界新人在中国法律界复苏后畅谈创业转型的艰辛。不清楚律师事务所是国有的、集体的还是个人的。律师创业并不容易。律师业恢复至今,我国50年代以后的律师几乎一直参与其中,这无疑是我国律师业的贡献。

想想全国律师人数从2000人左右到36万多人;从三五家律师事务所到现在的一千多家律师事务所,上千家律师事务所;从人均几百元到几十万,上千万的高收入律师;从案件只能办刑事、民事案件,对各类法律事务现在都有律师参与;从事业务的办事处只在一个城市经营。截至目前,这家大型律师事务所在全球近100个城市开展业务。从平房、筒仓的一两间办公室,到高层建筑的数千间办公室,近万人。从律师办案的数量到参政议政的人数,律师业的发展真是惊人。

律师业形势变化的原因是,与其他行业和社会发展的各个方面相比,律师业发展滞后

以上比较表明,40年来,中国经济和社会生活高速发展。律师业的发展至多是一个行业的平均发展速度。然而,律师必须面对、服务和服务那些每天都在高速发展的行业和人群。相比之下,现在的律师的幸福感和荣誉感不如50年代初的律师。

但是,从律师业定位为服务业的角度来看,还需要坚持和发展。我们坚持的主要体现在律师的刑事辩护上,体现在国家的政治制度安排和司法主权设计上。刑事辩护关系到人的生命权和自由权。具有法律基础教育、法律考试和实践训练的律师,必须具有刑事辩护资格。参与民事、经济诉讼和仲裁的权利,作为律师行业本身,应当牢牢把握,这也是律师行业的坚定立场。但民事、经济诉讼、仲裁权等领域肯定会有许多其他行业垂涎和触动。多年来,法律界应该善于坚持行业问题。

然而,作为一个法律服务行业,律师业在非诉讼业务的发展中有着很大的现实空间和想象空间。现在从律师行业的角度来看,法律服务的范围是非常开放的。但从服务的深度来看,大多是浅层次的服务。在很大程度上,这种肤浅的服务,无论是自我价值的体现,还是服务价值的体现,都不足以满足个别律师的需要。律师之所以只能在广阔的非诉讼领域提供一些肤浅的服务,与律师事务所的组织形式、管理能力和行业约束密切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