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政府不按农场评定的价格赔偿,律师帮助获得满意的赔偿

发布时间:2020-07-30 10:48:30

忙着经营农场的高女士不知道,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推进,农场已经被纳入城市规划范围。后来,由于城市建设的需要,该农场被纳入征收拆迁范围。虽然高女士没有放弃,但只要补偿公平合理,她也同意拆迁。乡政府对农场进行了评估。纵观评估报告中列出的众多损失,虽然农场实际损失与实际损失还有一定差距,但高女士还是诚恳地与镇政府商谈赔偿事宜。但随后乡政府的行为,让高女士深深体会到了被拆迁户的辛酸和无奈。

忙着经营农场的高女士不知道,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推进,农场已经被纳入城市规划范围。后来,由于城市建设的需要,该农场被纳入征收拆迁范围。虽然高女士没有放弃,但只要补偿公平合理,她也同意拆迁。乡政府对农场进行了评估。纵观评估报告中列出的众多损失,虽然农场实际损失与实际损失还有一定差距,但高女士还是诚恳地与镇政府商谈赔偿事宜。但随后乡政府的行为,让高女士深深体会到了被拆迁户的辛酸和无奈。

2011年1月21日,高女士以为乡政府来协商赔偿问题,乡政府竟然向高女士发出了拆除违建的通知,要求她在3天内拆除违建。这时,高女士意识到对方根本不打算给她公平合理的赔偿。2011年3月29日,该农场被强拆。为了保护自己的权益,高女士向邓宏欣咨询,邓宏欣是一位在征收拆迁领域具有深厚专业法律背景和实践经验的律师。在接受邓律师的采访后,高女士被邓律师的专业精神和耐心所打动,立即签订了委托合同,建立委托关系。

邓律师介入此案后,一方面启动了法律调查程序,深入了解征地拆迁过程的细节,了解自己和对方;另一方面准备了证据材料,对乡政府下达的违法建设拆迁通知和乡政府的违法强拆行为提起行政诉讼。

在《关于拆除违法建设的通知》行政诉讼审理中,邓律师充分准备直指乡镇政府违法场所。首先,高女士的农场土地使用事项是逐级申报批准租赁,拥有合法的土地使用权,并依法经营农场。其次,根据国土资源部的通知,养殖场用地属于农用地,不需要办理农用地审批手续。第三,根据《城乡规划法》的有关规定,高女士的农场在城市规划区内,有权实施规划管理的机关是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而乡镇政府对违建的认定也超出了其职权范围。根据《城乡规划法》第三十二条的规定,乡镇政府对具体行政行为负有举证责任,应当为具体行政行为及其依据的规范性文件提供证据。但是,在整个诉讼期间,乡政府没有提供制定具体行为的规范性文件,制定的具体行为也没有法律依据。由此可见,乡镇政府作出违法建设和拆迁通知的行政行为在法律、实体和程序上都是违法的。法院支持邓律师的意见,作出判决,确认了《违法建设拆迁通知书》。

在邓律师的精确打击下,《违法建设拆迁告知书》的起诉取得了胜利,也迎来了征收、拆迁和维权进程的转折点。官司败诉后,乡政府深知被拆迁人的代理律师准备充分,其低价拆迁的目的已不可行,于是改变了以往的强硬态度,主动找高女士协商赔偿事宜,并承诺在原有评估结果的基础上提高对农场的补偿。高女士本来准备打一场长期战争,但没想到拆迁维权的成功会到来。

高女士高兴地联系上邓先生,告诉邓先生,在评估报告的基础上,养鸡场的补偿金增加了很多,乡政府也积极落实了补偿金,对邓先生表示感谢!当被拆迁户得到合理补偿时,保护农场权益的战斗就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