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要远离舆论审判武汉刑事辩护律师

发布时间:2020-07-14 12:08:30

近年来,舆论审判已成为媒体关注的许多司法案件中普遍存在的一种不正常现象。对于“舆论审判”媒体,我们必须承担主要责任,但我们不能忽视另一个关键群体,即律师。事实上,在司法与媒体的冲突中,律师往往起到助推的作用。

近年来,舆论审判已成为媒体关注的许多司法案件中普遍存在的一种不正常现象。对于“舆论审判”媒体,我们必须承担主要责任,但我们不能忽视另一个关键群体,即律师。事实上,在司法与媒体的冲突中,律师往往起到助推的作用。

这不是给律师“加罪”,而是有根据的。媒体与司法之间的矛盾是由于法律的不同造成的。媒体在谈到时限时,应在时间向读者提供信息,而司法证据必须有足够的时间取证,因此有时两者并不吻合。

媒体需要信息。在司法人员无法提供的情况下,律师往往成为突破口。作为案件当事人的代理人,律师有一定的信息,而且由于其职业约束不如司法人员强,一些律师认为可以向媒体表达个人观点,所以有时可以说媒体和律师是同时见面的。当这种情况发展到极端时,个别律师会有控制舆论的想法供自己使用。因此,我们不难看到诸如李XX案和姚佳欣案等个别律师所控制的经典“舆论审判”案件。

在不久前召开的**律师工作会议上,孟建柱同志对律师在中国执业提出了四点要求,第四点是“坚持言行一致”。要求律师依法公开评议案件,做到客观、公正、审慎,不得进行误导性的宣传评议,不得肆意猜测案件,不得进行“舆论审判”。

结合律师工作的现状,不难理解这种要求的含义。”“舆论审判”是妨碍司法机关独立行使审判权,减少和消除“舆论审判”的另一种方式。律师应该知道如何把握自己言行的尺度。

律师的言行谨慎,首先要遵守法律和道德的底线。作为接近案件的人,律师当然比媒体和公众更了解案件。尽管法律并没有禁止律师与媒体谈论此案,但在程度上仍然存在法律和纪律约束。对于一些不能公开的案件和涉及当事人隐私的案件,律师负有保密义务。

在李的案件中,一些律师违反了职业纪律,未经任何处理就将辩护材料发送到网上。此外,律师还故意向媒体披露受害人的真实姓名、体检报告等纯个人隐私内容。虽然这些律师事后都受到了法律协会的严肃处理,但我们知道,上述行为已经不仅仅是违纪违法行为,而是刑法修正案(九)通过后的犯罪行为。根据《刑法》第九条的有关规定,司法工作人员、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或者其他诉讼参与人在依法不公开审理的案件中泄露不应当公开的信息,是犯罪,造成信息公开传播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

律师谨慎的言行,也要求他准确表达事实和意见,不误导舆论。一些律师面对媒体不愿意使用法语,可能是因为他们认为法语的传播效果不好,所以会主动使用一些网络语言,但使用网络语言而不是严格的法语,可能会出现“差别小,谬误千里”的情况。

在李的案件和王林的案件中,律师巧合地使用了“撤销”一词。他们对媒体表示,此案将有重大逆转。如果用法语来表达,这些律师的真正含义可能是“基于现有证据,我认为犯罪嫌疑人不构成公诉人指控的罪名”。这是律师从辩护人的角度对案件的正常看法。但如果说“逆转”,其含义可能会完全改变,这可能意味着犯罪嫌疑人不构成犯罪,而判断犯罪嫌疑人是否构成犯罪的不是律师的权力,而是法官的权力,因此很难摆脱误导舆论的嫌疑。

律师还要求一些律师克制自己在媒体面前表演的欲望。无论是在邓玉娇案中,一些律师面对媒体大哭,还是在李某二审后,一名女律师在众多记者面前“大喊大叫、走出家门”,其表现都超出了律师应有的行为规范,成为一场戏剧性的表演。

冲动就是魔鬼。律师既不是演员也不是行动艺术家。法律的合理性要求法律专业人员必须是理性的。只有理性才能保持对案件的冷静和客观判断。既然律师的职业定位是法律工作者,战场在法庭上,就没有必要向媒体展示技能,这等于自我矮化,自我摧毁职业尊严。

在法治**和法治社会,“舆论审判”无论借口多么冠冕堂皇,实质上都是一种损害司法有名和法治精神的行为。律师作为法人,应当明白,法治不能以反法治的方式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