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辩护律师】辩护律师参与审判应避免的错误

发布时间:2020-07-13 12:08:30

近期,笔者先后办理了东莞王子大酒店组织海关总署部署的305件铁拳走私普通货物等多起大案要案。由于上述案件被告人众多,在庭审中,辩护律师表现出了自己的辩护风格和处理思路,笔者也从中吸取了不少经验。然而,在法院慷慨激昂的演讲的同时,一些辩护律师也犯下了很多法律常识上的错误。本文对此进行了综合分析,以期从中吸取教训。

近期,笔者先后办理了东莞王子大酒店组织海关总署部署的305件铁拳走私普通货物等多起大案要案。由于上述案件被告人众多,在庭审中,辩护律师表现出了自己的辩护风格和处理思路,笔者也从中吸取了不少经验。然而,在法院慷慨激昂的演讲的同时,一些辩护律师也犯下了很多法律常识上的错误。本文对此进行了综合分析,以期从中吸取教训。

1、 辩护律师在庭审中向被告提出的问题应该是一个问题,而不是一个“检查”

庭审中,被告陈述起诉书内容,公诉人讯问后,部分辩护律师要求法官讯问被告人。

但是,根据《刑事诉讼法》***百八十六条,“公诉人在法庭宣读起诉书后,被告人和被害人可以对起诉书所指控的犯罪作出陈述,公诉人可以讯问被告人。附带民事诉讼的被害人、原告、辩护人和诉讼代理人,经审判长许可,可以向被告人提问。法官可以讯问被告。”

由此可知,在庭审中,公诉人和审判人员对被告人的问题是讯问,辩护律师和其他人的问题是讯问,其适用主体不同,应当加以区分。

2、 非法证据排除适用认识不清

在东莞王子大酒店涉嫌组织卖***案中,一名辩护律师当庭申请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但被告人在过去的审讯中从未承认任何犯罪事实。

刑事诉讼法第五十四条款规定:“以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供述,以暴力、威胁等非法方法收集的证人、被害人的供述除外。物证、书证的收集不符合法定程序,可能严重影响司法公正的,应当补充或者合理解释;不能补充或者合理解释的,应当排除。”

上述条款规定了排除非法证据的程序,并规定了程序的适用范围。非法证据排除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供述、证人的证言、被害人的供述,以及通过非法途径收集的物证、书证,排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正当理由。在实践中,口供往往是指认罪和陈述犯罪情节,而辩护则是对无罪或犯罪轻的解释。由于被告人先前坚持认为他在审讯中没有犯罪事实,所以他所作的陈述应该是一个借口,而不是一个供词。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办法排除他。否则,被告认为自己无罪的借口是荒谬的。

3、 法庭调查阶段应该是对证据的三个性质进行质证,而不是对证据进行辩论

在法庭调查阶段,当一些辩护律师对反映被告到案的材料如到案过程进行质证时,认为被告是自愿投案的,应当投案自首。

与法庭辩论阶段不同,法庭调查阶段应是对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进行质证,质证活动应着眼于证据的三大特征,而不是据此发表律师的辩护意见。例如,关于是否构成自首的意见,只应在辩论阶段表达。在质证阶段,应当对本案的制作过程是否合法、内容是否真实、是否与需要证明的事实有关等问题提出意见。

4、 认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情节明显轻微,危害不大

辩论中,有律师认为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但同时认为被告人情节明显轻微,危害不大,不应认定为犯罪。

审判活动的目的之一是查明案件事实,并根据情况确定被告人是否构成犯罪,确定在构成犯罪的情况下的量刑问题。《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三条规定:“证据真实、充分,应当具备下列条件:(一)定罪量刑事实有证据证明;(二)认定案件所依据的证据有法定程序证明的;(三) 根据整个案件的全面证据,已查明的事实排除了合理怀疑。”因此,辩护人提出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辩护意见,即认为本案有关事实没有查明,公诉人指控的犯罪事实证据没有达到真实、充分的程度。但是,情节明显轻微,危害不大的,应当在事实清楚的基础上,根据情节提出的程度判断。在事实不清的情况下,不能说被告人是否犯罪,犯罪情节如何,危害程度如何。因此,上述辩护律师提出事实不清、情节明显轻微、危害不大的观点是矛盾的。

5、 庭审中,被告当庭翻供。辩护律师不仅提出无罪观点,而且指出被告有自首情节

刑法第六十七条:“自愿犯罪,犯罪后如实供述的,为自首。”但是,被告人当庭供述,不承认基本事实,认为自己无罪的,此时的供述不属于“如实供述”,当然,他不可能投降。此时,辩护律师结合自首情节提出辩护意见,显然是不正确的。

在实践中,有一种辩护策略,即被告人如实供述,而律师则为无罪辩护,提出在被告人构成犯罪的前提下,应当依法认定被告人有自首情节的观点。自首是被告人对犯罪事实的自动自首和如实供述,因此被告人具有自首情节的前提条件之一是被告人对其犯罪事实的供述。因此,如果被告人当庭翻供,辩护律师认为被告人无罪,认为被告人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这无疑是矛盾的。

此外,少数辩护律师对一些法律术语的理解也存在偏差,如酌定情节与法定情节、轻情节与减轻情节的区别等。笔者认为,律师职业不仅体现在对重大问题的把握和把握上,更体现在细致的细节上。由于法律界的法官和检察官在不断学习和更新自己的知识,律师也应该在进步的同时,努力体现律师行业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