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传销受害人能否提起民事赔偿上诉

发布时间:2020-07-12 12:48:30

在审判过程中,韩培生能否提起民事诉讼存在争议。

在审判过程中,韩培生能否提起民事诉讼存在争议。

根据意见,根据**现行法律法规,参与传销非法犯罪活动是违法的。所有非法经营投资的费用应予以没收,不得退还。因此,韩培生不能通过提起民事诉讼来主张权利。

第二种意见认为,本案没有证据表明韩培生知道并参与了传销活动,原告因被告的欺诈行为遭受了财产损失,原告可以提起民事诉讼请求权利。

第三种意见是,虽然没有证据证明韩培生知道并参与了传销活动,但根据有关法律法规,应当及时追缴并返还刑事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因此原告应当督促有关部门继续履行职责追回和返还遗失的财产,而不是民事诉讼的方法。

一审判决后,被告人不服判决,不服上诉。经审理,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目前,打击传销专项立法中设置了大量的处罚条款,如《禁止传销条例》第五条、第二十四条,对打击传销组织者、经营者的行为作出了明确规定,但是没有特别的条款来保护无辜的发达**人民的经济利益。有观点认为,受害人的经济损失应由受害人自己解决。原因是,国务院《关于禁止传销经营活动的通知》(国发[1998]10号)规定:“自本通知发布之日起,禁止任何形式的传销经营活动。已被批准进行传销经营登记的企业,应当立即停止传销经营,认真处理传销人员善后事宜,自行清理债权债务,改用其他经营方式。不迟于1998年10月31日,向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办理变更登记或者注销登记。”

我认为,本条规定的“债权债务自清”是针对《通知》发布前成立的传销组织和传销活动。也就是说,在1998年10月31日之前,传销组织的存在和传销活动的发展是不违法的,不包括在攻击范围内;1998年10月31日以后,传销组织的存在是非法的,应该被禁止,并且应该打击传销活动的发展。对于目前的传销案件,当地政府要求受害人清理债权债务,挽回损失,这不仅不现实,而且缺乏法律依据;有观点认为,应当通过《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来弥补受害人的经济损失。由于传销和变相传销属于违法行为,上下线关系不属于法律认可的消费关系。此外,传销链中的一些人属于分销商,他们根本不消费任何传销产品,因此他们不属于消费者。北京市消费者协会还专门发出消费警示,重申传销不是消费者,传销不是消费者行为,不受《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保护。因此,通过《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来倡导对传销无辜受害人的保护是站不住脚的。

对于保护刑事被害人的合法权益,相关刑法规定了三种救济途径:一是在刑事判决书中直接确定赔偿数额,而我国刑法第三十六条规定:“被害人因犯罪行为遭受经济损失的,除依法受到刑事处罚外,还应当根据情节判断犯罪分子,第二种方式是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七十七条规定:“被害人因被告人的犯罪行为遭受物质损失的,有权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人民法院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规定:“因犯罪分子侵犯人身权利或者毁坏财产造成重大损失的,可以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即可以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范围是有限的,其目的是为了防止刑事案件的过分拖延,本案被害人的赔偿请求范围不属于“因侵犯人身权利造成的物质损失或者因下列原因造成的财产损失”的范围:所以不允许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第三种方式是再提起民事诉讼,刑法第六十四条人民法院发布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规定》第五条规定:“对犯罪分子非法取得的财产,应当追缴或者责令退还赔偿;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人民法院发布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规定》规定,“犯罪分子非法占有、处分被害人财产,造成物质损失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给予追偿或者返还赔偿。人民法院可以将被追缴、退还的情况作为量刑情节考虑。被害人向人民法院民事审判庭提起民事诉讼,经追偿或者返还后仍不能弥补损失的,人民法院可以受理”。从上述规定可以看出,被害人提起民事诉讼的前提是“损失经追偿或者返还后不能弥补”。本案刑事判决中没有规定被害人是否可以提起民事诉讼,责令返还或者赔偿原告财产的相关内容,笔者认为,对于被害人合法财产的救济,法律已经明确规定了救济方式,即通过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人民法院在审理刑事案件过程中,应当“积极行使职权”,先返还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再返还给犯罪分子的违法所得,对犯罪分子处以刑事或者经济处罚。

在本案中,法院仅对刑事判决中的被告人进行了处罚,但未对原告的合法财产进行救济。为进一步保护被害人的合法权益,弘扬传销打击立法领域“公平”、“公正”的法律精神,人民法院应当允许原告在财产损害赔偿的基础上再提起民事诉讼,继续进行权利救济,但笔者认为,从方便执行的角度出发,原告应当向作出刑事判决的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