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律师不犯这些错误,他可以说服法官!武汉市刑事辩护律师

发布时间:2020-07-10 11:28:30

成功的代理或辩护是通过律师的诉讼活动,使当事人在法律范围内的利益。当事人利益的途径是律师成功说服法官,使自己的代理或辩护意见得到法院裁决的承认和吸收。简单地说,律师说服法官有三点:

成功的代理或辩护是通过律师的诉讼活动,使当事人在法律范围内的利益。当事人利益的途径是律师成功说服法官,使自己的代理或辩护意见得到法院裁决的承认和吸收。简单地说,律师说服法官有三点:

首先,“说什么”。律师要讲道理,不仅要有证据,还要有相应法律法规的支持。同时,要充分运用法律原则;

第二,“怎么说”。律师应当尊重并善于以法官习惯的方式接受自己的意见,使自己能够自然地接受自己的意见,帮助法官形成倾向于自己意见的内在信念;律师应当理解审判权运行的“游戏规则”,熟悉电力运行系统和程序,知道如何寻找救济渠道;

第三,“你是谁?”。即律师的社会影响力和律师拥有的社会资源。它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律师的话语权和说服权。

律师要有效地影响法官的决策,不仅要具备与法官沟通的能力,还要熟悉法官的决策机制和影响法官决策的各种因素。

从目前的诉讼实践来看,律师自身在影响法官的决策过程中存在以下误区:

一、对法官决策机制认识不足直接阻碍了律师影响力的发挥

由于不了解法官的决策机制,一些律师对如何让法院采纳自己的意见,如何向法官表达自己的意见,感到无所适从,容易出现以下现象:

首先,我不知所措。一些律师不知道法官对案件的态度是如何形成的,也不知道什么因素会影响法官的决策,所以他们对法官如何对待自己的诉求以及案件可能的结果没有明确的认识。因此,装修诉讼策略不明确,会影响工作效果。

二、工作缺乏针对性,半途而废。因为我们不知道律师需要为法官的决策提供什么样的信息,也不知道他们应该付出什么样的有效劳动,一些律师不知道他们在诉讼活动中应该为法官提供什么样的材料和意见,所以抱着“油多不坏”的心态,我们尽量把所有相关的不相关的事情都堆在一起,做很多毫无意义的工作,增加诉讼成本。

三、工作不到位。一是对法官内部定罪的形成过程不了解,所做的工作对法官形成内部定罪帮助不大,提供的证据不正确。第二,我不了解影响法院判决的机制,我把精力浪费在许多非决定性因素上,没有下功夫。

四、事实恰恰相反。由于一些律师不了解法官的决策机制,容易在一些问题上与法官进行不必要的沟通甚至理论探讨,或者试图以不符合法官决策机制的方式影响判决结果,不仅没有用,而且容易产生不良影响。

在诉讼活动中,律师提出自己的诉讼请求,通过提供相关证据和法律,甚至专业知识,证明其逻辑符合法律精神和法律规定。双方律师(或检察官、律师)的不同意见和证据材料,为法官作出判决提供了基本材料。律师对相关法律问题的阐述,激励法官形成对案件的内在定罪。在一些专业问题上,甚至可以说律师在教育法官。例如,在美国,法官通常都是“好运”。他们审理各种案件(当然有些案件有专门的法官,但比例不高),而诉讼种类繁多,涉及各种专业问题。此时,律师的专业意见是对法官的一种丰富和教育。律师与有关部门的协商,影响案件的终判决结果。

任何判决都是双方之间的冲突。在法官的指导下,按照法律要求取得的一种处理结果,是法官对双方(通过律师)提供的材料进行鉴定、选择并作出判决的结果。但在实践中,一些律师提供的材料往往不完整,证据缺乏针对性,论证缺乏逻辑性。这不仅不能有效地为法官提供基本的诉讼材料,也不能充分实现当事人的权利。

五、缺乏服务意识和诉讼技能,缺乏证据、质证和辩论

现代诉讼结构一般被描述为等腰三角形结构。法官居中裁判,行使**司法权,平等对待和保护双方,居于等腰三角形的顶端。双方当事人具有平等的诉讼地位和诉讼权利,构成了等腰三角形的两面。

在民商事诉讼中,原则上要求当事人对自己的诉讼请求承担举证责任。同时,根据双方地位是否平等的实际情况,提供了一些举证责任倒置的案例。比如,在医疗纠纷、产品责任纠纷、劳动争议等诉讼中,举证责任由在现实中占据强势地位的当事人承担。这也是为了诉讼的目的,一种平衡和救济双方当事人在诉讼中不平等的实际地位。鉴于诉讼活动的高度专业性,从举证、质证和法律适用的技巧以及我们观点的澄清来看,律师与非专业人员在法庭上的较量在某种意义上是不公平和不平等的。

由于对法官的决策机制认识不足,服务意识不强,认为律师只为当事人服务,律师也为法官和法院服务是片面的。不到位,证据、质证、论证不到位。经常出现以下问题:

一、对法官有一种辩护和反抗的本能,缺乏合作和服务的观念,容易把自己放在法官的对立面。这对诉讼是有害的。

二、对诉讼策略没有全面考虑,缺乏针对性。如果不能在立案、保全、举证、质证、庭审等不同阶段确立明确的目标,并在与法官的接触中实现。

三、诉讼请求权建设存在不足。对于可能实现的诉讼目的不明确,或者不能充分主张权利,或者徒然增加当事人的诉讼成本。

四、在证明方面,它很简单,无法建立一个系统。

五、没有法律依据支持这一论点。

六、我们不了解法官的思维和决策过程,因此可以想当然地确定诉讼对策。

七、在法庭上,没有目的可言,要展示的元素比实际的元素还要多。

八、防御功能不足。

四、重视“关系”,轻视关系在影响法官决策中的作用,甚至采取不正当手段“混搭”,终伤害他人和自己

通过诉讼,**公权力可以介入公民的私权领域,但这种介入应当是有限的,应当以尊重公民意志自治等基本权利为前提。

**干预公民私权领域的权力是有限的。民事私权与**权力、公民与民事私权之间的诉讼纠纷,必须有法律规则来解决。宪法和法律规定了我们解决冲突的程序和违反程序的法律后果。我们不排斥生活在人类社会中的法官,凭自己的自由裁量权照顾“关系户”,但这样做的前提是,一是在司法廉洁的情况下,二是在法律的范围内。关系是有用的,但绝不是普遍的。保障司法公正,必须保证司法独立和司法廉洁。”混编“法官是司法腐败。混合其他权力影响司法权,不仅是腐败,而且影响人民法院独立行使司法权。现实生活中,有的律师赤身去打仗,有的则指点当事人来管理法官。结果一定是对别人有害。这样的案例,教训也够痛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