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辩护律师】出庭辩护律师的20项黄金技能

发布时间:2020-07-08 12:08:30

[混合]不要在法庭上混合多个问题。在法庭上,我们常常会不自觉地犯下一个隐藏的错误——一个接一个地问一堆问题,这不仅让不讲真话的受访者有时间思考如何回答,而且他们会选择回答简单的问题,或者只回答他们记得清楚的一个问题。一句话,并不是所有的问题都是一个接一个地回答的,所以信息是丢失的,事实是模糊的。

[混合]不要在法庭上混合多个问题。在法庭上,我们常常会不自觉地犯下一个隐藏的错误——一个接一个地问一堆问题,这不仅让不讲真话的受访者有时间思考如何回答,而且他们会选择回答简单的问题,或者只回答他们记得清楚的一个问题。一句话,并不是所有的问题都是一个接一个地回答的,所以信息是丢失的,事实是模糊的。

[佐证]法庭讯问的目的是核实事实。因此,辩护律师不能强化被采访者的观点,而要在心里确认这一预测。在我们提问之前,我们心中有答案。我们只想通过审问得到确认,说服法官和检察官。因此,不要重复被采访者所说的话,否则他会更相信他在心里编造的谎言。

[暗示]不要指望直接从受访者那里得到答案。你必须相信我们想要的答案必须隐含在证人的答案中。因此,从上级审判开始到结束,不必直接回答问题,因为我们紧密编织的“问题逻辑链”包含着你所需要的“答案”。在“问答”循环中,我们想要的“答案”已经“浮出水面”,但目击者“不知道”。此时此刻,我们已使法官和检察官信服。

[教条]法庭提问不应该是教条式的。在我们的设计问题中,“是或否”并不意味着问题是“误导性的”,封闭性问题不等于诱导性问题,但很容易滑向诱导性问题。因此,“是与否,是与错”等选词都是问题的表现,而不是问题的本质。记住教条主义。

[改变]我们应该学会改变在法庭上提问的方式。对于同样的问题,同样的事实,我们可以通过智能技术来处理,并将其设计为“开放问题或封闭问题”。当问问题时,证人离开话题,如何把证人拉回来?你可以冷静地重复,也可以立即改变“提问方式”以得到相同的答案。

[目的]辩护律师不应贪心、全面、有目的地提问,这终会适得其反。以目标为前提,通过肢解事实,要么彻底否定对方观点,揭露谎言;要么动摇对方证言的真实性,使其显得不可信,真实性受到质疑。换言之,调查有两个目的:一是“打破”证言的不真实部分;二是“确立”真实事实。

[]对法院负有责任,而不是对雇主。鉴定人可以说出自己的个人意见(主观),但只能说出“客观事实”。因此,无论的素质如何,他们所说的都不等于真理,而且有其主观性。现代医学告诉我们,许多难题无法科学地解决。两位,每一位在法庭上都有理由,不一定由一方代表。只是,我们更愿意接受这个听起来更合理的意见。因此,我们需要深入研究报告,因为每个不一定都说真话。

[心理学]法庭提问总是辩护律师和被审问者之间的一场心理战。辩护律师通常不会在提问前提前写下太多的问题,因为在法庭上被审问的人的内心是不可预知的。因此,在庭审前,应熟悉案件事实,然后将事实的细节划分为被讯问者愿意回答、容易回答、必须回答的问题链,以降低他们的警惕性。跟着他们的心理问题走,让我们对问题的答案浮出水面,戛然而止。

[柔和度]在法庭审讯中应该建立一种距离感。提问时,要用老百姓的俗语和柔和、亲近、温柔的语调,建立与证人的亲近感,消除证人的防卫心理。比如:“有的律师在法庭上提出这样的问题:“案发时”、“正当防卫”、…“此时,法庭上必然会出现戏剧性的一幕:“我是农村妇女,不知道什么是‘案发时’。”。因此,事实的细节一定要用和平的语言慢慢流淌,这样才能更有力量。

[让问题飞扬一段时间]在法庭上提问时,要做好准备,让问题飞扬一段时间。所以不要着急,不要试图在一开始就问问题,并试图得到一个“直接的答案”。要知道每个证人都有很强的防卫心理,特别是控方证人。因此,在提问的初始阶段,我们要注意触碰和探究:我们要问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这些问题看似毫无目的、逻辑性强,其实质是为你的终目的服务,就像围棋的黑白棋子一样),跟着证人的心理,给他做心理按摩。

相反,如果辩护律师上来问“直接问题”,控方证人肯定会回答“不”,挡住你前进的路。因为你直接问他,他回答得更直接,对吧?这样,你就不能再继续提问了。此时,控方证人犹如一匹脱缰野马,在法庭上自由驰骋。在中国,可能会出现一个戏剧性的场景:“证人依次询问、审问甚至指责律师”,这不是讽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