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请律师打官司?法官不能分辨是非吗?

发布时间:2020-07-05 12:48:30

法官能否正确判断,取决于诉讼材料是否完备、合法,所陈述的事实是否合理。因此,对诉讼材料的整理和案件事实的陈述就显得尤为重要。

法官能否正确判断,取决于诉讼材料是否完备、合法,所陈述的事实是否合理。因此,对诉讼材料的整理和案件事实的陈述就显得尤为重要。

如果法官能根据当事人的陈述直接判断是非,他当然不需要律师。但问题是,大多数人能分辨法官是非吗?如果你觉得你有信心法官能分清是非,那就没有必要请律师了。

在生活中,往往有许多重要而复杂的案件。你不能说清楚,你甚至可能不了解法律关系。这需要专业人士帮助你理清和制定策略,说什么和不说什么。

许多政党缺乏专业知识。他们到了球场,抓不清***,本末倒置。不过,法庭审判时间有限。司法资源有限。法官不能无休止地把时间浪费在缺乏法律素养的人身上,否则会大大降低司法效率。

如果案件的事实是1+1=2,法官就可以完全区分。但在现实生活中,1+1=2如此简单,很多时候并没有***的对与错。

律师有专业的法律知识,懂得如何让法官更快地了解案件的真实情况,甚至更深入地了解。

试想,如果没有律师,双方当事人都是自己参与案件,而当事人本身又缺乏法律知识,那么审理案件的法官很可能存在司法腐败。

也就是说,裁判可以欺负你不懂法律,让你以模棱两可的方式输球。作为一个普通人,你的精力有限,不专业,所以很可能你不会结束。

不是感情上的是非之分,而是如何认定事实、如何适用法律的问题

诉讼并不取决于情感上的对错,如果你有理由的话,也不一定意味着你赢了。在许多案件中,法律事实是诉讼的焦点。有时,法律事实与客观事实并不完全相同。举个简单的例子。例如,如果你借给某人10万元,但没有贷款单等证据可以证明贷款协议。你只需把转账记录带到法院就可以起诉要求偿还贷款。即使法官在感情上相信谁对谁错,他也无法判断你是否能赢。

因此,法院的判决不是世俗价值的判决,而是法律价值的判决。通过双方当事人的陈述,以及相关证据,进而认定相应的法律事实,进而对相应的法律规定作出终审判决。

很多人只是认为法院从情感上判断案件的是非。这是对法律的严重误解。

法官所说的许多自由裁量权属于自由裁量权,但并不具有任意性。

就常见的交通事故案件而言,交通事故通常涉及民事赔偿,赔偿时也会涉及一定的费用。当然,医疗费用可以根据医疗发票计算。但法律也规定了营养费和加班费,而这往往是没有实际证据的。医生经常在病历上写下:病人需要补充营养,需要休息7天。好吧,多少营养是合适的?经过7天的休息,病人根本没有固定的工作。你如何计算工作延误的费用?是时候做决定了。

例如,根据当地的消费水平,通常可以正确地确定每天200或100的数据。当然,法官的自由裁量权也需要保持一定的一致性。一是与他所属法院的同类营养费保持一定的一致性。从理论上讲,这种一致性的范围是什么?很难说我国区域发展差异太大。即使在同一地区,如苏南、苏北,差距也比较大。因此,确定一个准确的数据来限制法官的自由裁量权是不合理的。这就导致了一个问题,即不同的法院,甚至同一法院的不同部门,对一个指标的判断也不同。比如上面的营养费,这个法官一天给100元,那可能一天给150元。

在一定程度上,也会涉及到法院系统的内部管理。由于我国实行二审终审制度,许多地方中级法院会在一些裁量问题上为下级法院制定一个标准。但是,这一标准只能以会议纪要的形式体现出来,很多会议纪要不能公开,老百姓也不知道;而且,这一标准只能作为一种惯例,而不是***的效力,只能作为法官参考的“指导意见”。一般说来,二审法院确实很认真。

从根本上讲,法官自由裁量权的根源在于法律条文本身的普遍性(不可能也不可能做到每一个细节)与现实的复杂性之间的矛盾。因此,英美法系**遵循先例制度,要实现“遵循先例”司法标准的统一。

有些人总是抱怨,如果他们败诉,那是法官的不公正判决。什么是公正的判断?

事实上,没有***的标准。更合理的说法是,是否存在“错误的判断”。在许多情况下,争端双方都要对冲突负责,而不是黑白的。在这种情况下,法官只能对双方当事人谁是主要过错方谁是次要过错方进行定性分析,然后据此分担主要和次要责任。之后,我们需要量化主要和次要职责是在8月开放还是在6月开放?(类似交通事故的主要和次要责任)

一般来说,可以理解,如果法官在确定优等责任和二级责任的性质时犯了错误,则应将本案视为一个错误;如果优等责任和二级责任确定正确,但比例异常高或低,往往难以区分,而二审很少只在保持性质的基础上改变责任的比例(当然,这不是***的)。

法律具有维护社会正常秩序、公平正义的功能。在具体案例中,公平与不公平的含义往往难以区分。从法院的角度来看,“错案”往往是有区别的。只要不是冤案,案子就不会有问题。同样,只要法官不作违法判决、不办错案等,而是按照正常的程序、法律和事实办案,一般不会出现质的错误,即使有一些异常高或低的分担率,也不应追究责任。

事实上,无论是执业人员还是律师,都有必要在法律和常识之间来回转换。不能简单地依纪守法,无视人情或客观常识,也不能盲目讨好舆论,处理人情决定结果的案件。

你到底要不要律师?这一切都取决于你能否讲清楚,找出对你不利的风险点,避免提及,灵活应对法官或对方提出的质疑。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点,根本不需要去找律师。

但不要误以为情感上的对错是法律上对错的判断依据。法律所关注的是法律事实。如果你没有证据证明相应的法律事实,即使法官能在感情上认定你是对的,你也不可能胜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