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律师发言有地方限制吗?

发布时间:2020-06-27 12:48:30

?因此,笔者质疑:在办案过程中,媒体登上律师的舞台是否正常?律师和媒体的双赢是法治和社会的胜利吗?律师们在法庭上努力工作,但现在他们似乎可以毫无禁忌地公开谈论此案。

因此,笔者质疑:在办案过程中,媒体登上律师的舞台是否正常?律师和媒体的双赢是法治和社会的胜利吗?律师们在法庭上努力工作,但现在他们似乎可以毫无禁忌地公开谈论此案。媒体报道应该是公平的,但现在他们似乎可以毫无顾忌地使案件报道中的信息失衡。这是法治的正确前景吗?***,笔者得出结论:媒体正确公正的报道是实现其功能的前提,也是基本的报道伦理;律师的庭外言论规范是程序正义的内容,“庭外沉默是金”也应成为律师的职业准则。

首先,中国的刑事法院,并不像笔者所说的,都是遵守法治的,都会严格遵守法律。中国刑事审判的怪诞部分,远没有笔者想象的那么美。有许多刑事审判法庭的指控和辩护不平等。在各种证据的考量下,也有许多案件不重视律师的意见。律师的意见在辩论时被忽视并不奇怪。但记者愿意采访辩护律师,辩护律师也愿意接受记者的采访,这是双方的约定,没有错。

律师庭外演讲是为了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平衡舆论。然而,并非所有刑事案件的辩护律师都愿意接受记者采访。比如,我们熟悉的高官的辩护律师往往不愿意接受记者采访,或者很少接受媒体采访,高官本身也不愿意接受自己辩护律师的采访。这个协议没有错。

其次,笔者指出,***人民法院网上没有复旦药案的相关信息,报道中也没有提及医院信息来源,但辩护人介绍了此案。我想问你,在这种情况下,记者是否会采访***人民法院,***人民法院是否会接受记者的采访?***法院会回答记者的提问吗?在刑事案件采访过程中,绝大多数记者不仅会采访一方,而且会撇开另一方,平衡报道的媒体仍然占大多数。在这种情况下,媒体发表律师质疑意见监督司法,怎么会变得“肆无忌惮地让案件报道中的信息失去平衡”,媒体是不是平衡而没有质疑意见?此外,该案仍处于***法院的审查阶段。律师披露的信息不应该是***法院应该披露的信息吗?律师的辩护价值在于他对案件的看法。律师对他们所代理的案件的意见有什么问题?

第三,要对律师庭外演讲进行评价,应从规模、合规性和对案件的影响等方面进行分析。笔者以李天案中律师的表现来说明律师在***案中的表现。怎么能比得上呢?一点都不在一个层次上。在李案中,不少律师批评双方律师的表现失范、不正当,甚至有律师指出,李案双方律师***律师形象。***案件中律师的职业道德和庭外言论有什么问题?

第四,媒体与律师的合作可以促进法治。不言而喻,如何到达作者的位置,已经成为“媒体利用律师获取信息,律师利用媒体制造影响力,这似乎是一个双赢的局面”。但这样的双赢局面是法治社会的胜利吗?媒体对案件的沉默,律师对案件的沉默,是法治社会的胜利吗?我们看到了许多冤假错案,都是媒体轮流报道,律师坚持,舆论质疑。复旦***案要充分表达各方意见,居中裁判,媒体均衡报道,既要采访辩护律师的意见,也要采访控方的意见。这种舆论关注和律师的言行,难道不是法治的应有之义吗?

遗憾的是,辩护律师对此案的质疑意见没有引起司法部门的重视和回应,媒体发表的辩护律师的质疑意见也受到了笔者的批评。我们不明白,当辩护律师在***法院死刑复核阶段接受媒体采访,畅谈自己对此案的意见(质疑意见)时,这样的律师的言行怎能称之为无忌惮?

第五,引用他国律师的庭外演讲时,作者说:“律师的庭外演讲更为禁止,例如,他不应发表他知道或应该知道会对诉讼产生严重影响的庭外演讲,不得透露质证、鉴定的结果、过程、未质证、鉴定的情况、物证的性质和特点等情况。”看来,提交人也同意法治**的律师在法庭外发言较少。事实上,中国的刑事辩护律师都同意这一点,他们渴望这一天能尽快到来。不过,我们不要忘记,这是一个法治**的律师在庭外发表的演讲,而不是一个一直声称要实施法治的**。如果中国有真正的法治,在不久的将来,律师将在江西高等法院门口申请试卷的情况不会发生,多个案件的披露不会有障碍;反过来,屠宰者被***媒体轰炸的消息也不会公布;***媒体担任法官的消息不幸不会播出,我们一直在探索法治,但远未落实。

因此,如果真的有法治,律师还是在庭外发言,试图干扰审判,那一定是律师的错。不幸的是,现在,我们仍然走在法治的道路上,然后禁止律师在法庭外发言,这就是让人们治愈和猖獗,让法治永远无法落地!如前所述,在一个案件中,并非所有律师都愿意在法庭外发言,也并非所有案件都需要律师在法庭外发言。一切都取决于不同的情况。当律师认为审判偏离了正义的主旨,当律师的权益在审判中得不到保障,当审判不平衡,偏向于起诉,当案件被其他媒体禁止报道,而只能通过官方媒体的话语,当律师的意见没有认真对待而不回应,面对这样的情况,律师的庭外发言义务***不可或缺。比如,禁止律师再次出庭,就是无视嫌疑人(被告)的合法权益。

如果嫌疑人(被告人)不希望案件受到媒体关注,愿意沉默审理,律师应尊重当事人意愿,削弱媒体影响力,不接受媒体采访或不与媒体联系,都是好事。但现阶段,在法治尚未建立的情况下,如果要禁止律师在法庭外发言,这就是置律师于死地。毕竟,当律师的权益在法庭上得不到保障时,当司法失衡时,当公安围绕法律时,当一家公司管理和控制媒体时,当五毛引导舆论时,当律师的意见在法庭上也被限制在法庭外发言时,律师的意见就得不到重视和采纳这一次,将是对法治***的玷污和不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