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推进律师执业信息公开

发布时间:2020-06-13 12:08:30

?2016年6月13日,中共***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深化律师制度改革的意见》,对深化律师制度改革作出全面部署,明确提出“推进律师执业信息公开”。所谓“律师执业信息”,是指律师、律师事务所因执业需要形成的,或者在执业过程中制作、获取的,以一定形式记录、保存的,通过网站、报纸、出版物、广播电台公开的信息,电视等新闻媒体或当事人申请提供的,即“律师执业信息披露”。

2016年6月13日,中共***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深化律师制度改革的意见》,对深化律师制度改革作出全面部署,明确提出“推进律师执业信息公开”。所谓“律师执业信息”,是指律师、律师事务所因执业需要形成的,或者在执业过程中制作、获取的,以一定形式记录、保存的,通过网站、报纸、出版物、广播电台公开的信息,电视等新闻媒体或当事人申请提供的,即“律师执业信息披露”。

与政府信息公开、人民法院司法信息公开、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相比,律师领域的信息公开相对滞后。具体表现为:一是缺乏宣传基础。司法部和中华**律师协会均未制定相关规范性文件(司法部12月1日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律师协会建设的意见》),2016年仅提出了“完善律师不良执业信息记录披露查询制度”的原则性意见,使律师执业信息披露没有制度化、规范化转变。二是宣传范围过窄。第三,公开渠道单一。相关机构通过网站、报纸、杂志、广播、电视等新闻媒体、显示屏、公共栏目、新闻发布会等形式发布律师执业信息的情况并不多见。四是开放统一平台尚未建立。目前,**缺乏“中国司法文书网”、“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等信息公开平台,律师执业信息公开缺乏系统性和完整性,当事人和社会公众不易获得所需的律师信息实践信息。五是当事人申请公示的方式和救济监督的手段缺失。

针对上述问题,我们应遵循“提高律师执业透明度”和“以公开为规范,不公开为例外”的原则,建立多主体、宽领域、多方式、有力救济和监督的“律师执业信息披露制度”。具体思路如下:

(1) 公共义务的主体。律师执业信息披露义务的主体应当是司法行政机关、律师协会和律师事务所。这是因为,在司法行政机关和律师协会对律师、律师事务所的监督管理过程中,律师、律师事务所的执业信息通常由其收集、制作(包括统计数据),因此,律师执业信息与政府(或公众)信息具有相同的属性,应当由收集、制作的机关或机构公开;律师事务作为依法设立的法律组织,其执业活动关系到执法和司法公正,因此,其执业信息属于公开信息的范畴,应当由律师事务所予以披露。

(2) 公开内容。律师执业信息公开的内容应包括五个方面:一是规范律师执业的法律法规和有关规章制度,包括**人大常委会制定的法律(如《律师法》),国务院制定的行政法规(如《法律援助条例》),司法部制定的行政法规(如《律师执业管理办法》、《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地方政府和各级人民政府、司法行政机关制定的有关规范性文件,以及各级律师协会、律师事务所制定的行政法规和制度。第二,所有执业律师的基本情况,包括姓名、性别、出生日期、籍贯、国籍、学历、学位、研究生院、何时通过法律职业资格考试、何时取得律师执业证书、属于哪种律师,受到的奖惩(处罚)和兼任的社会职务等。三是所有律师事务所的基本情况,包括名称、类型、成立时间、地址、合伙人、执业律师名单、负责人姓名、资产数量、章程、分支机构、奖惩等,投诉电话、邮件地址等四是**或地区律师事务所执业情况统计数据,包括律师人数、男女律师人数及比例、专兼职律师人数及比例、律师学历(学位)结构等,律师的**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和政协委员地位,律师在各种社会职务(人民陪审员、人民监督员、仲裁员、检察官)中的作用,律师事务所的数量(包括各类律师事务所的数量),律师办理的各类业务数量等五是律师事务所执业不良信息,包括律师事务所的投诉和处理结果、律师事务所的失信记录、违纪违法的纪律记录等。但律师的个人隐私(包括家庭成员、住址、家庭电话、银行账号、健康状况、收入等)和律师事务所的商业秘密(包括***、银行账号、业务收支等)并非公开内容,不应披露。

(3) 开路。律师执业信息披露可分为主动披露和申请披露两种类型。应当披露的信息,披露义务主体应当通过网站、报刊、电视、广播等渠道积极披露;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也可以根据自身的生产、生活、教学、科研等特殊需要,向其申请获取律师执业的有关信息。

(4) 公开救济和监督。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申请公开律师执业信息,司法行政机关不同意或者不同意的,有权申请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律师协会、律师事务所不同意律师执业信息公开申请的,有权向所在司法行政机关申请复议;认为律师有义务披露执业信息的,其披露义务主体不依法履行的,有权向上优等司法行政机关或者下级司法行政机关报告;接受举报的司法行政机关应当予以查处。

为确保该制度的有效实施,国务院司法行政部门和中华**律师协会可以采取相应措施:一是联合制定并公布《律师执业信息公开工作条例》,并作出具体明确的规定在律师执业信息公开的原则、范围、方法、程序、救济、监督和保障等方面,明确各级司法行政机关、律师协会和律师事务所的职责分工。二是修改《律师执业管理办法》,继续保留省、自治区司法行政机关的职责,直辖市“负责本行政区域内律师执业重大信息的公开”,市、县司法行政机关,增设“负责本行政区域律师执业信息公开”的地区。三是建立“中国律师执业信息披露网”,合理设置信息披露专栏,及时披露各类律师执业信息,使之成为律师执业信息披露的主要平台,方便公众和当事人查询、获取和使用律师执业信息,提高律师执业信息的利用率,充分发挥其为司法公正和社会经济发展服务的展示功能。四是撰写《中国律师执业信息披露年度报告》,每年对**律师事务所执业信息进行汇总整理,并向社会公布。五是各级司法行政机关、律师协会、律师事务所应当设立专门机构或者指定专人负责律师执业信息的公开,并将律师执业信息公开经费列入预算,以保证律师执业信息披露的正常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