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没有律师,正义就会缺席!

发布时间:2020-06-09 10:48:31

在一个法治的成熟社会,律师***是必需品,而不是奢侈品。面对强大的公司和政府,没有律师的帮助,弱者的权利只是空谈;没有律师,无论法律多么健全,正义都会缺席。相反,法律越健全,程序越规范,就越需要依靠律师的专业知识。

在一个法治的成熟社会,律师***是必需品,而不是奢侈品。面对强大的公司和政府,没有律师的帮助,弱者的权利只是空谈;没有律师,无论法律多么健全,正义都会缺席。相反,法律越健全,程序越规范,就越需要依靠律师的专业知识。

习近平总统说:“如果群众有司法需要,就需要打官司。”如果没有钱打,两个没有律师可以求助,正义从何而来?诚然,律师并不能直接实现司法公正,但有助于促进司法公正。在这一点上,无论是律师的***人数,还是在人口比例上处于*****地位的美国,都可以为我们提供一个很好的例子。

克拉伦斯·厄尔·吉迪恩(Clarence Earl Gideon)是一个被囚禁了四五次、一直在贫困中挣扎的人,但他与美国法律发展史上的一个“伟大原则”有关,那就是“穷人和有钱聘请律师的人有权获得同样的正义”

吉迪恩随后向佛罗里达州***法院提交了人身保护令申请,理由是初审法院拒绝为他指派律师,剥夺了他的宪法权利,佛罗里达州***法院拒绝为他提供任何救济。吉迪恩在佛罗里达监狱写了一份请愿书,要求联邦***法院以“穷困”的身份向佛罗里达***法院发出“调解令”。与中国人想象中的“请愿书”中“当事人”哭诉、冤枉、请求青田大人当家作主等“形式”要求不同,吉迪恩没有要求法院直接推翻原判,而是认为拒绝为贫困被告指定律师重罪是违反正当法律程序的。在此基础上,他要求联邦法院对他的案件作出答复。

美国***法院审查了吉迪恩一案,9名大法官一致同意推翻生效的贝茨一案,即只有在可能损害公平审判的“特殊情况下”,才能在州刑事诉讼中为贫困被告指派律师。在他的司法观点中,布莱克法官真正体现了人们的共同理念,“在我们对抗性的刑事司法体系中,除非我们得到指定律师的帮助,否则任何一个被送去受审但又穷到可以聘请律师的人,都无法得到公平审判的保证。”“在刑事审判中,律师是一种必需品,而不是奢侈品。”

虽然贝茨案被推翻,但这并不意味着吉迪恩可以再次获得自由。只有在指定律师的帮助下,他才有机会被法庭重审。所以,在同一个法庭,同一个法官,同一个证人,同一个盘问,人们听到的是同一个答案,不一样,但现在是吉迪恩的律师在做这些事情,一切都有不同的含义,当然,判决与***次完全不同——吉迪恩又自由了。

吉迪恩之所以重视律师的帮助权,原因很简单。在刑事案件的审判中,即使是“极其恶劣”的刑事被告人,他所面对的也是代表公权力的警察和检察官,甚至法官在审判中也是“代表**”。公检法三机关工作人员之间没有必要“合谋”,用刑事被告人自身的力量“处理”也无异于用鸡蛋砸石头。在现实中,有很多人不知道自己在法庭上有什么权利;像吉迪恩一样,有很多人知道自己有什么权利,但在自己的辩护中却达不到目的;即使他们是法人,熟悉各种程序实体法,他们在面临刑事指控时会感到困惑,无法进行准确或适当的自卫。如果没有律师为刑事被告人辩护并提出有利于刑事被告人的证据,那么“公诉人躺着就可以胜诉”将是一种普遍现象。

在“鲍威尔诉阿拉巴马”的司法意见书中,美国***法院大法官乔治·赛德兰曾说,“即使是有头脑、受过教育的普通人,也很少或常常没有法律专业技能。如果他被指控犯罪,他一般没有能力反省是否可以确立指控。他不熟悉证据法。在没有律师协助的情况下,可以在没有适当指控的情况下对他进行审判,并根据不确定、不相关或不可用的证据定罪。即使他有很好的防守,他也缺乏准备的技能和知识。他在审判的每个阶段都需要律师的指导。否则,即使他无罪,也有被定罪的危险,因为他不知道如何证明自己的清白。如果对那些有知识和智慧的人来说,这是真的,那么对于那些无知和文盲的人,或者那些智力迟钝的人来说,这是更可想而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