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护律师在供述和处罚制度中应该做些什么?

发布时间:2020-06-02 10:48:30

自2016年两高三部委发布《关于部分地区刑事案件宽大处理试点工作的办法》以来,新的刑事诉讼法吸收了这一制度,成为新的法定宽大情节。

自2016年两高三部委发布《关于部分地区刑事案件宽大处理试点工作的办法》以来,新的刑事诉讼法吸收了这一制度,成为新的法定宽大情节。

刑法程序法第十五条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承认自己的犯罪事实,愿意接受处罚的,可以依法从轻处理。

在实践中,供述和处罚需要满足几个条件:

1、 嫌犯和被告。即适用于刑事侦查、审查起诉、审判三个阶段。

2、 要求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如实、自愿供述自己的罪行。

3、 对所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

4、 同意人民检察院的量刑建议。

5、 在宣誓书上签字。

根据上述特点,在刑事诉讼的不同阶段,辩护律师可以根据诉讼策略征求当事人的意见,并将确认认罪的法律意见书面告知办案单位。这个系统没有独立的程序。也就是说,可以适用速裁程序、简易程序和普通程序。结果是不同的。

快速判决程序的特点是缩短羁押期限。根据规定,检察院在适用本程序时,应当自受理案件之日起十日内作出是否提起公诉的决定,可以判处有期徒刑。超过一年的,可以延长至十五日。此外,速裁程序一般适用于刑罚较轻的被告人。

就山林金融而言,很难运用快速决策程序。至于上周因部分被告人不认罪而被判无毒瘾的山林金融案,以及速裁程序,只是不适用于复杂重大的社会影响案件。部分被告人对共同犯罪案件指控的事实、罪名和量刑建议有异议的,不适用。

那么,有必要认罪从轻处罚吗?如果在实践中是三年以下的轻罪,那么答案并不一定。

根据判决书(2018)晋0114兴初595号,张国平被指控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实行供述从宽处罚制度。张国平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十个月,并处罚金12万元。

在实践中,认罪从宽和量刑从宽是参照基准刑来制定的。各地对从宽处理的标准相对统一。一般来说,审判采用简易程序,基准刑减少10%以下,口供处罚书签字,对同类犯罪减少10%。

据重庆市某县检察院公开资料显示,在一起留住卖***嫖娼案件中,一审被告人认罪后,以量刑过重为由,对一审判决不服提起上诉。检察院同时提出抗诉后,二审法院以“认罪不认罚”为由加大了处罚力度。在本案中,从反面证明了供述与处罚是一种独立的量刑情节,供述与处罚的独立范围可以小到一至六个月。

那么,认罪、认罪后,是否有必要加大处罚力度?错了。

根据《判决书》(2018)第119号《判决书》(L02),一审被告人申请认罪作出一审判决,然后提起上诉,检察院同时提出抗诉。根据申诉书,上诉人不能适用一般的认罪从轻量刑程序,原审量刑过轻。二审法院认为,虽然一审法院和公诉机关对上诉人适用了认罪程序,但公诉机关没有提出具体的量刑建议,无法充分说明上诉人不认罪而上诉,并且认为上诉人也向法院提交了原判,故不支持抗诉机关的抗诉意见。二审将原来的有期徒刑改为一年零三个月,即“有期徒刑一年零一个月,缓刑一年零六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