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有一种律师叫外国律师

发布时间:2020-04-15 12:48:30

在我国,大陆至少有两种律师,一种是律师,一种是外国律师。

在我国,大陆至少有两种律师,一种是律师,一种是外国律师。

一、作为检察官,绝大多数在法庭上接触的人都是当地律师。这些律师,无论资历和级别如何,在法庭上通常表现得平和、优雅,甚至真诚。

检察官和辩护律师有不同的立场和责任。在证据的接受、事实的认定、法律法规的解释等问题上,二者经常发生冲突。但是,他们可以基本上自己处理事情,不直接质疑对方的完整性,不恶意猜测对方的意图,不瞄准现有司法制度和法律环境下的***。

二、所谓的原因不在声音里。在法庭上,无论是民事诉讼还是刑事诉讼,我们都要依靠事实和证据说话。律师可以在法庭上大吵大闹,可以利用声势和场面,可以以法律外行的身份吓唬当事人及其家属,但事实上,律师在维护当事人权益方面没有太大的实际帮助,很可能给当事人带来不利的后果。

有的律师并没有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不计后果地为无罪辩护,甚至教唆被告人翻供抗诉。他们热衷于干预法庭,给当事人带来了许多不良后果

首先,可能会导致当事人失去认罪的机会,试图从宽处理;其次,律师的态度不可避免地会对当事人产生直接影响,当事人会围绕律师的辩护思路进行争论和争论,给法官留下特别不好的印象;***,律师在法庭上注重表现、找茬甚至挑衅,但根据法律适用中的薄弱环节和争议点,很容易忽视证据,其结果必然是失去一切,捡芝麻丢西瓜。在司法实践中,这种情况时有发生,对当事人不利。

三、在我看来,一些外国律师在法庭上缺乏法律专业人士的文化和风度,有两个原因。

1、对表演的渴望破灭了。当事人愿意千方百计地聘请外地律师。他们只对北京、广州等“大城市”、“大律师事务所”或“大律师”的光环和背景感兴趣。为了显示自己的价值,这些头上戴着光环、“背后有人”的律师尤其咄咄逼人。他们需要响亮、高调、惊艳、雄辩,煽动观众,让法庭和观众知道他们“不是龙而是河”,让就业的被告人和他的家人觉得他们找到了合适的人,律师费的每一分钱都更值钱。这是一些“外国律师”特别火爆的内在动力。

2、缺乏自律。如果你在当地执业,不管你是否同意所谓的法律界,毕竟你吃的是同一个锅,你不能抬头看。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事实。过多的表现和过多的言论会影响整个法律界对他的评价,进而影响他的声誉。但在不同的地方练习是不一样的。因为我不在我的主要执业地和创收地,我可以“洗衣服,隐藏自己和我的名字”。即使我的不负责任的行为给当事人带来了不利的后果,或者给当地法律界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但对辩护律师本身影响不大。像街上的小贩一样,我现在卖假货被抓了,可以在别的地方开,所以很容易揭发真品。

四、作为一名律师,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执业,都要自觉自律,注意言行,把自己定义为职业,以职业能力吃饭,自觉维护自己和整个律师群体的社会形象。

在保护辩护律师合法权益的同时,提高司法行政部门和律师协会的自我净化能力是十分必要的。近年来,一些“磕头团”、“演艺团”、“炒作团”甚至“淘气团”的律师不断增多。这些人缺乏法律的敬畏,不靠自己的专业技能,专业的利剑带头,靠磕头、表演、炒作,靠教唆当事人来访、诬告陷害等手段从董事会外招揽生意和牟利。这种乱象严重损害了律师群体的整体社会形象,严重损害了法治社会建设的进程,终影响了法治建设的进程。

以2012年《律师法》修正案为标志,近年来,辩护律师在刑事案件中的辩护权显著增强,辩护空间逐步扩大,在刑事司法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来之不易。如果任由“死硬派”、“代理派”、“投机派”甚至“淘气派”蔓延,可能引起反弹,导致辩护律师辩护权的收紧,影响整个律师业的健康发展。

对于当事人及其家属,要摒弃“外国僧侣会念经”的思想,慎重选择外国律师,特别是远离“死硬派”、“表演派”、“投机派”甚至“淘气派”的律师。否则,他们将无法有效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反而会受到两次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