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非法经营罪的刑事辩护律师怎么样?我们能争取从轻处罚吗?

发布时间:2020-04-14 11:28:30

一个非法经营罪的刑事辩护律师怎么样?我们能争取从轻处罚吗

一个非法经营罪的刑事辩护律师怎么样?我们能争取从轻处罚吗?

刑法中有非法经营罪,是指违反**规定,未经**有关主管部门批准,未经**有关部门批准,未经**法律、行政法规批准,擅自从事非法经营活动的行为,以及其他法律、行政法规,如垄断品、专卖品或者其他限制性商品、进出口许可证、进出口原产地证书等营业执照或者批准文件,从事证券、期货、保险业务或者非法从事资金结算业务的行为,或者从事其他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违法经营活动,属于上述违法经营行为之一。

**违反规定从事上述非法经营活动,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也许是这样,我们对非法经营罪还不能有一个认识。编几个案子是可以的。也许我们可以通过详细的案例来了解非法经营罪。

前段时间,发生一起非法经营案件。犯罪嫌疑人刘某在某地注册了一家科技有限公司,以推销“XXX”等咨询系统产品为名,从事非法证券咨询活动。近两年来,刘某在他人的帮助下,指使销售人员以公司专业股票分析团队和专业证券分析师为人,以推荐股票和提供操作指导为诱饵,用公司编制的“剧本”打电话给客户,诱导客户为公司的咨询产品付费。

客户购买公司咨询产品后,公司业务经理将提供股票推荐服务,为诱使客户继续支付,公司将对资金量较大的客户进行二次升级活动。就这样,刘某两年的非法经营额达到2000多万元。为了“提高业绩”,刘负责公司的整体工作,与刘在一起的胡负责业务培训,指导业务经理和销售人员开发客户,提供股票推荐服务。

也许是刘某的粗心大意,为了防漏,或者建一棵大树来吸引风。刘某及其手下的违法行为终于被警方锁定。公安机关迅速展开调查取证。刘、胡两人很快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共有18起共同犯罪,其中包括刘、胡。公诉方认为,刘某、胡某的行为已构成非法经营罪,应当追究刑事责任,遂提起公诉,请求法院依法判决。

尽管刘某对公诉人的指控没有异议,但他辩称,自己销售的软件已经签订了1800万元的合同。这次升级是从低端版本升级到高等版本,他创办的公司并没有想过非法运营。现在这是初犯,他要求法院从轻处理。

刘某的辩护律师表示,本案应属单位犯罪,该公司是合法注册的,主要收入是销售软件,在非法经营额中还包括合法收入。另外,公司的股东是其他公司,老板有另外一个人,公司的行为也是在老板的策划和指挥下完成的。公司所有的利润都属于其他公司。本案不应追究刘某的刑事责任。同时,刘是初犯。在这种情况下,情况相对较轻,他可以如实陈述自己的行为。他认罪态度好,有一定的悔罪表现。另外,刘某的妻子没有工作,两个年幼的孩子需要照顾。刘某不知道自己涉嫌非法经营,也不知道公司需要证券从业资格。综上所述,请求法院对刘某从轻处罚。

国辉刑事律师的辩护对象胡某是本案的从犯,对公诉的指控没有异议。不过,据国辉刑事律师介绍,胡某在被任命后不久就被任命为业务总监,属于公司聘用人员,由刘某领导安排,工资只有几千元,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和主导作用;胡某的主管并不恶毒,且其故意不明显;本案不构成特别严重案件,且非法经营罪的被告人数量应平均到18人共有3名被告人,且胡某的行为未造成严重的社会影响。国辉刑事律师为胡某辩护,请求法院对胡某从轻处罚。

这样,在刘律师和胡律师委托的国辉律师的连续辩护下,法院经审理查明,刘律师和胡律师无视**法律,以销售软件为名进行合作,为股东或客户提供证券投资咨询服务进行赔偿,未经**证券业主管部门批准,非法经营证券债务,扰乱市场秩序,已构成非法经营罪。

公诉机关的指控,应当依法惩处。但是,本案是共同犯罪。被告人刘某积极参与犯罪,在本案中起组织领导作用,系主犯。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150万元。被告Hu Mou和其他17人在这起案件中起了辅助作用,他们是共犯。鉴于胡某立案后认罪态度良好,采纳了国辉刑事律师的意见,对胡某从轻处罚,有期徒刑两年,并处罚金20万元。

由此可见,非法经营罪虽然见效快,但一旦发生,处罚和罚款却不小。而且,对于非法经营所得的财物,终还是要返还给被骗的顾客。一般来说,我们不仅要从竹篮打水,还要掉一层皮。实际上,我们应该脚踏实地。

嗯,就是这样。我想知道你是否通过这个案子对非法经营罪有更多的了解。如果还有什么你不明白的,就来找个编辑。如果你想更多地了解刑法,让我们来听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