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为什么律师为坏人辩护

发布时间:2020-04-02 12:08:30

很多次,客户和朋友都问我:你怎么能为坏人辩护?在电视上看到律师为坏人说话真是令人讨厌。在我国,一些刑事辩护律师在**、国内法学界享有很高的声誉,但也受到批评。听到这样的疑问后,我总是耐心地向他们解释。后来,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了解律师,尊重他们为“坏人”辩护的工作。

很多次,客户和朋友都问我:你怎么能为坏人辩护?在电视上看到律师为坏人说话真是令人讨厌。在我国,一些刑事辩护律师在**、国内法学界享有很高的声誉,但也受到批评。听到这样的疑问后,我总是耐心地向他们解释。后来,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了解律师,尊重他们为“坏人”辩护的工作。做得好,不坏。支持好的,反对坏的。这是理所当然的事。但在现实生活中,谁是好人,谁是坏人,没有明确的界限。好人做了错事甚至坏事。坏人做了对的或好事。好人和坏人之间的角色可以转换。作为一个人,好与坏的区别在于做事的不同。有人说律师和坏人打交道会变得更糟。我说任何人都可能变得更好或更糟。俗话说“近红,近黑”,试问:好人与坏人近,好人变坏人,坏人变好人?当每个人都远离坏人时,政法警察、律师及其亲友与他们的联系更多,沟通更多,规劝合理,正好有助于他们扬长避短、向善。为什么不?正如没有被捕的人不一定是好人,被捕的人也不一定是坏人一样。该人只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未经人民法院审理,不能确定有罪。如果是冤假错案,律师应该与人类正义作斗争,尽力帮助它“澄清冤屈”。对构成犯罪的,律师应当依法明确法定从宽、减轻或者免除处罚、酌定从宽的情形,并提出自己的辩护意见。即使立即判处死刑,律师也应履行职责,让罪犯适当死亡,让其亲友了解他,让公民接受法律教育。律师们正在捍卫“恶棍”的宪法权利。律师不是为坏人的“恶”辩护,而是为坏人的“人”辩护,或者律师是为“人”辩护。律师对坏人的辩护只是在为法律网络上详细的线路做加固工作。刑事辩护律师经常受到公众的批评,因为他们需要为所谓的坏人辩护,所以他们经常需要承受巨大的社会压力。有时候,纵容“坏人”是法律制度的代价。在一个案例中,纵容“坏人”的犯罪行为,如果可以被认为是对法律制度的“破坏”,那么在整个法律制度的过程中,维护法律制度的尊严才是正义的。在辛普森涉嫌在美国杀害妻子一案中,辩护律师以警方提供虚***据为由否认了对被告的指控,法院终宣告辛普森无罪。即使辛普森真的杀了妻子,他的无罪释放确实是纵容犯罪,但此案的意义在于,法院并没有启动警方非法收集证据的程序。因为警察的纵容可能损害更多人的权利,破坏整个社会的法制,其结果可能比一个人的纵容更严重。如果把中国的法律看作一个桶,桶上短的木板是这是人权,人权桶上短的东西就是刑事被告人的权利。在刑事被告人被定罪之前,他们作为中国公民的宪法权利是不可侵犯的,他们的合法权益需要律师保护,他们需要律师帮助他们打击强大的**权力和不公正的司法腐败。艾伦·德肖维茨是哈佛法学院教授,也是美国***的刑事辩护律师之一。为什么要为坏人辩护?他的答案是:

1、一个公正的司法制度不仅有益于善,而且也有益于恶。他坚信,美国司法体系的核心是,任何人都有权质疑对他的指控。

2、有一种错误的观念认为,政府代表正义,好像只要政府打赢官司,就等于正义的实现。然而,在大多数刑事案件中,在对被告人的定罪过程中,政府采取了侵犯公民权利的非法手段获取证据。这是不可接受的,因为“罪犯的逃脱比政府的非法行为要轻得多”(在霍姆斯,联邦***法院大法官)。

3、无论如何,应该允许不同的声音。用好话和坏话作斗争,而不是限制它们。在社会公德和职业道德之间,律师应该尽力而为,先行一步,这是职业道德,而不是社会公德。正如德索维茨曾经强调的那样:“即使我知道我正在辩护的当事人有一天可能会再次出面***,我也不打算为帮助这些***犯免除罪责而道歉或感到内疚,我知道我会为受害者感到抱歉,但我不想让我后悔我所做的一切,就像一个医生治愈了一个后来杀害了一个无辜的人的病人一样。”在我国现阶段,仅靠律师力量难以有效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因此,中国的法人——公检法、法人、律师——应当团结起来,消除法人之间的楚汉界限,形成法人共同体,共同为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和中国的司法公正作出贡献。我希望人们不要大惊小怪,甚至对为坏人辩护的律师怀有敌意。相信越来越多的市民会明白,律师为刑事被告人辩护是自然的、合理的、不可或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