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非典的历史会在律师界重演吗?

发布时间:2020-03-28 11:28:30

2003年5月29日,北京市未发现新的SARS病例。至此,为期半年的疫情阴霾开始逐渐消散。

2003年5月29日,北京市未发现新的SARS病例。至此,为期半年的疫情阴霾开始逐渐消散。

然而,在个病例确诊之前,没有人预测到这种流行病的凶猛程度。中国加入WTO后“狼来了”的外部性问题成为律师界关注的焦点:中国律师事务所如何在全面开放法律服务市场后,与国外律师事务所并行竞争。

今年是龙安创建的第11个年头。非典来袭时,长安街空无一人。徐佳丽开车离开北京,在外面呆了两个月。途中,因驾驶“京”牌车辆并持有北京市身份证,高速公路、停车场、酒店和酒店都对他关闭了大门。

天达共和国成立十周年之际,李大金任北京市律师协会副会长。在允许合伙制的新政策下,律师事务所呈现出不同的形式,业务和律师人数呈现出蓬勃发展的趋势。非典突然打乱了这一切。

馆陶中贸即将进入第十个年头。它有三个分支机构,已形成一个综合性研究所。此时,韩寒已经停止了经商,把更多的时间用在了律师事务所的管理和律师协会的事务上。在非典期间,除了合作伙伴以外的所有员工都被要求远程工作。

除了北京、上海和深圳,国豪五年前刚刚成立。此外,还在杭州、广州、昆明等地设立了实习机构。非典时期,生意停滞不前。在此期间,张永涛、吕红兵和李纯进行了深入的思考和研究部署,为Guohao以后的发展疆域和格局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以及国浩成立后的***次内部组织结构调整与完善。

这场**性的公共卫生突发事件导致了至少6个月的经济低迷,这使得刚刚起步的法律服务市场在近两年的时间里放慢了脚步,才逐渐回到正轨。这段经历铭刻在君和、隆安、天达公和、馆陶中毛、国豪等创始人的记忆中。

17年后,由于“***冠”的流行,小伟被动地留在了西雅图;徐佳丽在非洲大草原上,不爱看狮子;李大金和韩德静坐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说:“今天的空虚是为了将来的忙碌”;李春是在湖北人重工后在深圳的涉及金融业、航运业和制造业。

2003年经历非典的老律师在“***冠”疫情中看到了什么?智和特地邀请了5位来自**南北的律师在网上展开圆桌讨论。

5名受访者,平均从业年限均在30年以上。作为***代律师事务所的创始人,他们在中国律师业摇摇欲坠的阶段遭遇了“狼来了”和“非典来了”的双重冲击,是中国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见证人。

17年后,他们成为法律界的“白头老人”,再次成为中国第二次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局级成员。在这场大流行病下,他们不仅关心律师业的发展,也在思考哪些问题需要改进,是否存在重蹈覆辙的可能,以及法人应该做些什么。

这是法人的责任。在不同的历史阶段,法人都承担着应有的使命和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