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辩护律师失去不受监视的权利时,你敢见他们吗?

发布时间:2020-03-25 11:28:30

江西一名律师在办理***案过程中,向检察官提交了不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的辩护意见。他曾经向检察官报告,他在会见嫌疑人时知道调查人员有刑讯逼供的行为。后来,当律师再次与犯罪嫌疑人见面时,由于律师会议室座无虚席,律师被安排到审讯室。这太巧了,人们不得不怀疑是一双神秘的无形之手控制了一切。律师见面时,同一办案机关的民警张某正在隔壁受审。警察没有把他的案子当回事,而是非常仔细地听隔壁的律师和嫌疑犯谈话。整个过程持续20分钟。后来,检察官将犯罪嫌疑人提审后,由于犯罪嫌疑人供述发生变化,检察官根据警方的证言(***内容未作记录)和被告人的证言,以伪造证据罪起诉律师。

江西一名律师在办理***案过程中,向检察官提交了不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的辩护意见。他曾经向检察官报告,他在会见嫌疑人时知道调查人员有刑讯逼供的行为。后来,当律师再次与犯罪嫌疑人见面时,由于律师会议室座无虚席,律师被安排到审讯室。这太巧了,人们不得不怀疑是一双神秘的无形之手控制了一切。律师见面时,同一办案机关的民警张某正在隔壁受审。警察没有把他的案子当回事,而是非常仔细地听隔壁的律师和嫌疑犯谈话。整个过程持续20分钟。后来,检察官将犯罪嫌疑人提审后,由于犯罪嫌疑人供述发生变化,检察官根据警方的证言(***内容未作记录)和被告人的证言,以伪造证据罪起诉律师。

1、 为什么刑事诉讼法规定辩护律师会见嫌疑人、被告人时不应当受到监视?

《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九条规定,辩护律师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受监视。许多网民说,他们不明白,当他们认为自己涉嫌犯罪,甚至被判有罪时,为什么要保护自己与律师的会面不受监控?毕竟,律师会见委托人时,可能会产生伪证,披露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犯罪线索等,此外,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押罪犯也可能对律师造成伤害或自残。派一名警察到现场也能确保安全。两边都有不是更好吗?

事实上,否则,人大刑事诉讼法解释就明确了其立法初衷,即认为如果律师会见并受到监视,犯罪嫌疑人会担心得太多,无法如实反映案件的真实情况,而律师无法从自己的叙述中找到减轻处罚的证据线索,不利于控辩平衡的实现。因此,根据法律规定,律师与犯罪嫌疑人之间的谈话是保密的,不应受到监视。有关部门不得派人到场,不得以任何方式监控律师会见期间的谈话内容,不得秘密记录律师,这也是保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辩护权的重要体现。

2、 监视取证不属于非法证据

由于《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律师会见不受监控,本案警方***证据明显不合法,不能作为证据。根据“毒树果”理论,其他来源于非法证据的证据也是“毒”的,应当予以排除。如果这样的证言可以采信,就意味着刑事诉讼法的规定成了一纸空文。

所谓“毒树之果”说,是指非法获取的证据是“毒树”。非法证据所产生的证据,即使是合法取得,也不能使用,仍然是毒树之果。

作为“毒树果”规则的发源地,美国对“毒树果”的规定比较完善。而采用***排除规则,即法院认为派生证据与以前的违法侦查有因果关系,有必要适用“毒树果规则”,使“毒树果规则”的发展更加稳定。

目前,我国对“毒树之果”的规定并不明确。在实践中,明明应该“砍树”,但水果能否食用,则由法官结合整个案件酌情决定。虽然我国法律对“弃果”行为没有明确界定,但笔者认为,这种情况与本案一样,严重背离了我国的司法精神,侵犯了司法公正,损害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侵犯辩护人的辩护权。这个证据应该排除,不仅“砍树”,而且“弃果”。

3、 当辩护律师遇到嫌疑犯或被告并受到监视时会产生什么后果

由于监控的存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敢与辩护律师核实证据,说出难听的话,因此辩护律师无法根据访谈选择更合适的诉讼策略。在**公权力面前,辩护人和被告人处于相当被动的地位,诉讼地位极不平等,难以保障当事人的诉讼权利和人权。

维护辩护律师的权利也是中国刑事诉讼法正当程序原则的必然要求。在刑事案件中,当事人面对的是**司法权,处于明显的劣势。目前,我国刑事诉讼也提倡“控辩平等对抗,法官居中”的诉讼模式。如果控方的权利过于强大,对抗的天平过于倾向于控方,那么被告人的权利很可能会受到任意公权力的损害。

正当程序不忽视受害人的权利,但立法者知道权力自然容易被滥用,权力会导致腐败,***权力会导致***腐败。尤其是,**暴力的力量远远落后。在这样的刑事案件中,一旦作出决定,就会产生不可逆转的后果,所以我们必须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