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律师】律师辩护不能背离

发布时间:2020-03-21 12:48:30

作为一名专业律师,近日在网上翻印了张扣涉嫌故意***、故意毁坏财物案及检察机关的公诉意见后,仅从刑事辩护专业的角度谈了自己的看法,辩护人没有异议或***,从不误读或误解,目的是为了澄清刑事辩护是如何准确到位的。

作为一名专业律师,近日在网上翻印了张扣涉嫌故意***、故意毁坏财物案及检察机关的公诉意见后,仅从刑事辩护专业的角度谈了自己的看法,辩护人没有异议或***,从不误读或误解,目的是为了澄清刑事辩护是如何准确到位的。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少数公众错误地认为律师可以说黑白两色。律师的辩护是诡辩。造成这种误解的原因有历史、文化、传统、法律程序等方面的原因,也有少数律师自身经营的原因。

开审羁押案件引起社会关注。本案的处理涉及公共事务、公诉、法律以及律师辩护。所有的人都在聚光灯下。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不同的利益相互交织、纠缠。此时,刑事辩护律师需要依法以精湛的业务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让公众学习、理解、遵守法律,用法律保护自己、约束自己、规范自己。

在通过网络转载阅读了张盾案件的辩护后,我有几点不同的看法。如果有什么问题,我希望辩护人、同行、学者能够纠正。

本案的辩方证实,“根据现行刑法规定,张介口确实犯故意***罪和故意毁坏财物罪。我们对检察院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没有异议。我们也同意法律应该制裁扣留行为。我们今天的辩护***是量刑。”

辩护属于司法文书的范畴。司法文书的格式、内容和写作风格有其特殊的要求。辩护不是散文,更不是讲故事的叙述。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七条:“辩护人的责任,是根据事实和法律,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无罪、轻缓或者免除刑事责任提出材料和意见,维护诉讼权利以及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其他合法权益。”

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是辩护的基本要求。事实是通过证据来体现和表达的,而法律是通过现行法律、法规和规章的具体规定来解释和解释的。既然是纯粹的量刑辩护,自然就涉及无罪。从宽大、减轻、免除四个方面来看,既然辩护人接受了公诉人的指控,无罪和免除自然就被排除在外。因此,辩护只能从轻和减轻,从轻辩护自然涉及到法定轻量刑情节和酌定轻量刑情节是否存在的问题,需要辩护人的证明或解释。

共犯、犯罪未遂、犯罪中止、自首、立功、自卫、紧急避让等属于法定轻缓情节;被害人的理解、初犯、平时表现良好、被害人的过错等属于酌定轻缓情节。整个辩方没有引用证据,使人感到轻罪,缺乏有力的事实和证据支持;整个辩方没有引用从宽从轻的法律依据和具体规定,使人感到没有证据。

整个辩护词的主要内容始终贯穿于“***”一词之中。再者,***一般是指尚未报案的深度***,但本案凶手当时已被判刑入狱。当时,公权力已经为法律正义服务。当然,司法判决的结果不能满足所有参与人的要求,这是司法的特点。

仇恨还在吗?如果不是,我们怎么能谈论***?我们怎么能为它辩护?22年后的今天,这三把刀是否还在传统意义上的***?

***是现代文明社会和法治社会所抛弃的一种法律所禁止的行为。以***为防御点,违背了当今社会的基本价值取向和公众认知。律师作为法律职业者,应当具备良好的职业素质和道德规范,具有正确的**观、人生观和价值观。他不得含蓄或含蓄地同意暴力,以私人权力取代公共权力。这样,危险也就存在了。

***的法律依据是什么?”宋代《刑事统一法》和《明法》目前都不是有效的法律,也不是法院判决的依据,也不是目前公众的行为准则。

既然是法庭辩护和辩论,就必须遵守法庭规则,运用法律知识,熟练掌握辩护技巧。这是违法的。没有法律依据的辩护是徒劳的。这是对当事人权利和诉讼机会的浪费。很容易导致公众对律师辩护的错误看法。辩护和诡辩是一步之遥,也是一步之遥,一步之遥,一步之遥,一言不发。

辩方有自言自语的感觉,与控方缺乏对抗性。

刑事辩护是控辩双方在法庭上的对抗。在法官的指导下,提出证据,进行质证,发言,围绕争议焦点进行辩护。对与错在辩论中越来越明显。如果控辩双方同意,那就不是辩护。

但是,在本案的辩护过程中,我们看不到辩护人的证据,也看不到控方对证据的不同意见。相反,我们可以承认检方指控的事实和罪名。

同一案件中不可能有两个事实同时成立,这是不合逻辑的。既然检察官的事实辩护人同意,那么辩护人的事实从何而来。辩护的主要事实主要依据律师的访谈记录、部分供述(无案卷来源)、王家亲属王汉如在公安机关的证言以及学者的学术观点。

一、律师会见笔录未经法院证明、质证、核实属实,不能作为判决依据的;

二、学者的个人言论不是证人的证言,不是鉴定结论,不属于刑事诉讼法规定的证据类型,不具有证据效力;

三、创伤后应激障碍的陈述需经评估结论确认。没有鉴定结论和充分的证据支持。这种推理不仅建立在个人主观判断的片面性基础上,使人感觉不是辩护而是空谈;

四、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对母亲被拘留的原案不宜发表个人意见,用词不当。”法院垄断法律管辖权,但不垄断司法评价标准。”

法院不是垄断法官。《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百二十八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是**的审判机关”,当事人一方对人民法院行使审判权不服的,认为原判决不公平,不能成立。一方的意见比法院的意见公平吗?省***法院驳回了这一判决。没有证据表明,随意否定有效的司法文书是不适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