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名律师,如果案件败诉,你将如何向当事人解释?

发布时间:2020-03-20 11:28:30

总之,我们不仅要提前调整用户的预期,还要勇于承担责任,并积极向客户解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果。

总之,我们不仅要提前调整用户的预期,还要勇于承担责任,并积极向客户解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果。

有两种情况需要避免:

一是胸口提前跳动得很响,似乎闭着眼睛就能赢,躺下也能得到巨额赔偿,所以一旦判断结果与之前描述的不一样,即使是小赢,在顾客眼中也可能是大输。因此,律师们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甚至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仍然引起了客户的不满。

另一种是提前到处扎预防针,称之为“风险提示”。当官司败诉后,我们会明智的。这也是可以预见和理解的。这就像金融节目中一些不可靠的“股票评论员”。当评论一只股票时,他们都说好消息和坏消息。第二天,不管股票是涨是跌,他们都可以在会前把相应的评论翻过来,说他们真的“期待现状”。拜托,当事人请律师打官司,不是为了得到“合理”的结果,而是为了得到有利的结果。轻描淡写地说“胜负是士兵的常规”,并不是负责人的解释。

在我两个月的工作中,可以发现以上两种错误:

有一场关于产品质量的诉讼。当地顾客花了近70万元买了一套黄檀家具,里面掺了很多杂牌木。一审由另一家律师事务所代理。在了解了事实之后,律师认为这次诉讼没有什么困难。拿着评估报告去平安,告诉客户不要亲自出庭,在家等好消息。谁知道,在庭审中,被告对鉴定报告的有效性和诉讼时效作出了很大的贡献。***,法院认为本案已超出诉讼时效,不认可鉴定报告。原告败诉了。后来,我们在代理二审时发现,一审原告律师注意到了上述两个风险,但没有告诉委托人,导致委托人在不考虑和解的情况下直接***。一审败诉后,他自然非常不满,他毫不犹豫地为二审找了另一家中介公司。

另一个是我自己的例子,因为在这个过程中不容易说太多。在出具法律意见书的过程中,我们的目的是尽可能地提示风险,让客户意识到一切可能。但是,在沟通过程中,我们感觉到客户似乎很不满意,对法律意见书中的意见提出了一些不同的意见。有一次,我走在路上,轻拍着头想了想。这是不可避免的:如果有一天我去追求十亿元的债务(这只是一个随机数字),律师告诉我,不仅可以收回十亿元,而且让对方赔偿违约金。有可能我只能追回7000万元,但追回2000万元也是合理的结果。顾客怎么会高兴听到这些?相反,我们会觉得自己的责任太过明确,不想承担责任。

如果上述两种方法都不可取,可以考虑哪种解释?以下是一些可能的想法:

一、失望中看到希望,充分考虑减少损失/争取更多未来利益的方法:

一审败诉后可以再审,二审后可以申请再审。判决的效力已经确定。在执行阶段,可以对执行提出异议,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因此,该阶段的失败可能并不意味着全部损失。

二、解释为什么要失去,哪些争议点要失去,以及由于缺乏以下证据/法律依据而失去:

只有当这一点很清楚时,客户才能理解他们是否有可能在上诉/再审中推翻报价,以及他们将来能做些什么,并抛弃不切实际的想法,及时制止损失,做出真正有说服力的判决。

三、敢于承担责任,表现出负责任的态度,保持专业精神:

毕竟,法律界的圈子既不小也不大,争夺案件源头的口碑非常重要。诉讼的损失是无法弥补的,但客户在离开公司后在他人面前所做的评估的影响将继续存在。我们不指望我们的顾客有一颗大***。败诉后,我们很高兴地说:“你看到他们的努力了吗?”我们只是想停止不必要的扩大负面影响,而企业也不会仁义。这就是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