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律师需要能够辩论吗?

发布时间:2020-03-20 10:48:30

这里的帮助并不是体现在“辩论”所体现的思维和语言能力上,而是体现在数据收集、集体讨论、团队管理和时间规划等“后勤”工作上。

这里的帮助并不是体现在“辩论”所体现的思维和语言能力上,而是体现在数据收集、集体讨论、团队管理和时间规划等“后勤”工作上。

首先,必须承认,并非每一种律师都需要清晰、雄辩的声音。非诉讼业务占整个法律行业的半壁江山,实践十多年来,取得了辉煌的成就。可能根本就没上过法庭,这是完全可能的。

即使在法庭上的辩护律师在短时间内斗殴,只要在法庭上打过几次,也不难发现,法庭辩论和大家熟知的辩论游戏不一样,甚至在大学里参加辩论游戏时养成的一些习惯也可能成为负担。例如,许多评委不喜欢用炮击那样的声势说话。相反,他们希望尽可能使用简单而突出的句子,把一件事拆开,拆开,说清楚。

此外,由于辩论赛的时间限制,很多辩论者会不自觉地加快发言速度,提高“产出”,但这是法庭上的一大忌讳:发言速度应足以让书记员感到舒服,形成清晰完整的笔录,以确保其主张的事实和法律依据是完全用来指导评委点评。

而且,与辩论赛相比,法院程序的“自由度”也会受到很大的限制,应该紧紧围绕程序展开。在法庭调查阶段滔滔不绝地谈论法律的适用,或是在法庭辩论阶段脱离法官引发的争议焦点,往往是不明智的。

但这并不是说参加辩论没有帮助:正如我们在一开始所说,功夫是场外的。

上大学的时候,虽然我是一个辩论家,但我不是一个合格的辩论家——虽然我通常很擅长演讲,但我过于谨慎,不能在公众场合向观众表达我的观点。我宁愿一句话也不说,只要我觉得可能有什么不对劲,这***场上的场面非常难看,有点三棍子没放屁。

现在回想起来,当“后勤部长”锻炼了一些能力后,对律师事务所也觉得相当有用:

一是有必要对主要论点进行总结,这就好比在起草起诉书时明确了诉求。在辩论中,我们应该在新的、深刻的、直观的和站得住脚的观点之间作出选择,并考虑一种观点是否与其他可能的观点相冲突,以及是否可以同时提出。就像在考虑诉讼请求时,我们应该争取***的利益,遵守此类案件的一般规律,并确保我们可以主张不同时打左右之争。

二是善于收集和总结论据。这与准备案件时的法律检索工作非常相似。要理清法律法规支持、司法解释、文件审批等方面的对应关系。老实说,我们也会花一点时间在互联网上寻找更经典的辩论话题,就像律师在准备诉讼时经常参考类似的判决,从判决的推理中汲取智慧一样。

三是组织讨论。不管是准备辩论还是打官司,这并不意味着只要你对我说一句话,你就可以在一个小暗室里召集一群人进行讨论。当我是后勤部长的时候,我也注意到了讨论的整体节奏:***次接受辩论时,我充分发挥了大家的自主权,集思广益,注意到了讨论的分歧;当主战场明朗化的时候,我会更多地把握讨论的过程,并按顺序逐一展开讨论。如果你有足够的时间,你也可以动员预备队成员充当模拟对手的辩论手。当律师准备开庭时,这套思路也适用。

四是团队氛围。在大学里,组织一个团队花时间做某事是不容易的。每个人都很难把自己的时间和经验一直奉献给一个爱好,只有通过“兴趣”、“集体荣誉感”和“感情”的空虚和空虚。律师也是一样:虽然我们都知道在这个行业工作意味着被挤压和加班,但由于时间投入过多,难免会影响士气。在这个过程中,要让大家感到收获了,发挥了重要作用,感到自己的工作得到了团队的支持和认可。不可避免的是,他们也会“设置一个模式”一点点。(当然,一点物质上的激励也不错:正如我当时所说,一支能够在讨论中开放哈根达斯供应的队伍一定是不可战胜的。后来,当我看到这家律师事务所经常以员工福利为卖点时,我不仅心想:做同样的事情。)

像这样的场外功夫很多。现在我越来越觉得从事法律工作甚至任何团队工作对我都是有益的。当然,这样的能力,只要你是一个处处体贴的人,就不必靠辩论来锻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