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的思维与知识——一个小例子

发布时间:2020-03-14 12:48:30

整理之前收集的商业参考资料,我看到了一个当时相当令人印象深刻的案例。

整理之前收集的商业参考资料,我看到了一个当时相当令人印象深刻的案例。

一家国内网络技术公司正准备在美国上市。主要创始股东(a)与其妻子(b)之间的关系存在问题,预计她将提起离婚诉讼。因担心所持上市项目运营平台公司(A,有限责任公司)的股权诉讼,甲方应向国内律师咨询IPO的影响。律师提出以下意见:1。a公司是婚前成立的公司,甲方持有的a公司股权属于婚前财产。a公司自成立以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因此甲方持有的股权没有增值。因此,即使离婚,甲方也无需与乙方分割财产。

假设引用信息的作者没有剪接或误读律师的意见,这可以看作是专业领域错误思维的一个分析例子。

律师回答咨询的根本出发点是维护委托人的利益。与之相关的切入点主要有两个:一是当事人自己提出的质疑或要求,这是自然而然的;但在某些情况下,由于相关知识的缺陷,当事人可能无法准确把握真实的风险或利益,这就要求律师结合专业判断,设身处地地地帮助自己探索关键。

在本案中,当事人自己从高位拿到了关键点,但律师们却将这个维度缩小为脱离现实的狭隘技术判断,这是一个悖论:由于a公司是IPO项目的主要运营平台,其股权争夺很可能影响IPO,这只是甲方关心的问题,而律师的结论是,由于B公司实际上无法获得a公司的股权(这在判断上也有很大的问题,以后会讨论),所以不用担心。

事实上,无论a公司的价值是多少,乙方都可能通过声称分拆其股权来影响IPO,迫使甲方转让其权益——也许不是直接从a公司的股权中。鉴于参与IPO项目时间和节奏控制的各方利益巨大,乙方完全可以期待甲方以及相关投资者做出让步。对于这种风险,我们甚至不需要财务和法律方面的专业知识。只要我们有一定的社会经验(这当然是律师行业必备的素质),我们就可以做出预测。

根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五条的规定,“婚后一方个人财产的收入,除水果和自然增值外,确认为夫妻共同财产”;在一般实践中,认为双方持有的有限公司股权增值及其他收益一般涉及投资决策、经营管理等方面,属于非自然增值,应当计入共同财产进行分割

涉案律师显然理解这一规定,因此考虑甲方持有的股权(婚前取得)和婚姻关系期间可能获得的收入是没有问题的。问题在于,其对股权估值的判断存在明显的偏差。

由于网络初创企业运营模式的固有特点(特别是以流量和用户积累为核心的业务类型),往往长期处于账面亏损状态。不能用资产/重置成本法或基于财务数据的实际收入/现金流量折现法来判断这些公司的价值。在实践中,常用的估值方法是可比交易分析法,或基于未来收入/现金流量预测的折现法。

在这种情况下,实际情况是:上市公司已经经历了几轮融资(不可避免),实际融资成本从每股几美分上升到了2美元以上。作为上市公司的经营平台,a公司的实际价值可想而知,不应简单地以账面财务数据来评价。

据介绍,基于上述意见,a在离婚时只向B支付了少量现金补偿。之后,在没有任何意外的情况下,乙方在申请甲方成立的公司上市时,向甲方提出了离婚财产纠纷,并申请冻结甲方持有的甲方50%股权,当然IPO过程受阻,甲方必须与乙方达成协议,支付巨额现金补偿。半年后,该公司得以重新提交上市申请。此时,该公司正赶上美国中国资本市场的危机,并几度拖延。迫于资金断流的压力,公司被迫血淋淋地上市,股价很快破发并继续暴跌。几个月后,该公司被在美国上市的同行业***竞争对手收购,以换取投资者计划下的股份(由于限售期,投资者仍被锁定,账面亏损)。

由于信息披露可能不充分、不完整,就律师意见对甲方及其所创办公司命运的影响作出决定并不容易。但对于法律界人士来说,这起案件足以让人警醒:专业事务涉及的社会经济现实有多广泛和详细,随时可能带来千里谬误的知识结构缺陷和错误思维路径有多粗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