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让我成为一名与众不同的律师(1)

发布时间:2020-03-04 10:48:30

当我刚开始当律师的时候,我在一家委托律师事务所工作。你没有生意,没有教练教你,没有师傅带你。它需要找到案例的源头,总结实践经验,处理好实践过程中的一切。书籍和自己的个人实践已经成为提高自己的***途径。自我总结和自我更新是提高自我的途径。

当我刚开始当律师的时候,我在一家委托律师事务所工作。你没有生意,没有教练教你,没有师傅带你。它需要找到案例的源头,总结实践经验,处理好实践过程中的一切。书籍和自己的个人实践已经成为提高自己的***途径。自我总结和自我更新是提高自我的途径。

现在我们的律师事务所是一家公司,律师们没有我原来的感觉、实践和心得。回首往事,他们感慨万千。在初的版税制度下,我的许多做法也不同于一些法律界人士的看法。

对于前来咨询的人,只要同意为他提供咨询,就应该尽量做到一言不发。

直到现在,当许多律师向别人介绍自己的经验并提供建议时,他们还不能提出自己的意见和建议,应该有所保留。原因是许多人去了许多律师事务所。他们不是真正的咨询,但他们通过咨询获得法律知识。在咨询了几家律师事务所后,他们可能会上法庭。或者在咨询多家律师事务所后,通过比较律师的分析意见和律师费的数额,终选择收费较低的律师事务所。

我对此一直有不同的看法。我一直提倡并努力做到这一点。只要有人来咨询(当然,我们当时也提供免费咨询,现在咨询要收费),只要我们收到,就应该尽力回答,即使他只是来询问,即使他是比较不同的律师。因为律师出谋划策,一方面可以显示自己的实力,另一方面可以发挥士兵训练的作用,当然也可以发挥公益的作用。

当然,我现在想来。尽管免费咨询有一些问题,换句话说,只要你提供咨询,每个人都是免费的,也应该有一些专业性。除非你不想别人坐在你对面。坐在你对面,无论是免费还是收费,也会形成律师和客户之间的关系,这需要一些专业精神和一些契约精神。既然我们答应提供咨询,就不能敷衍了事,也不能抱怨。

事实上,它涉及一个概念,一个做生意的基本原则。

律师与委托人的关系是一种委托,是合同法上的一种委托。这种关系的确立,说明二者之间存在着契约关系。律师和委托人都应当受到合同的约束,具有合同精神,并按照合同的要求履行相应的义务。

有人可能会说,“我没拿他的钱”,收不收的问题只是合同中的价格问题,而只是价格是“零”,这并不妨碍合同中其他权利和义务的履行。这个价格的“零”是你向自己承诺的。除非你告诉别人我会免费咨询,而且他们同意三句话,否则你会照做。只要你开始倾听对方的问题描述并向他人提供建议,你就应该受到法律服务合同的约束。此外,本合同的形式是口头的,不是书面的。合同的形式不影响其有效性。

为什么很多人在提供免费咨询时不能尽力而为?可能还有另一个因素。当他们提供免费咨询时,他们充满了这种强烈的愿望。也就是说要把这个人从一个“免费客户”发展成一个“收费客户”,但他们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做到。如果他们做不到,他们会徒劳地要求回答,因此,我们既不能献身,也不能负责任地回答对方的法律事务。

事实上,这样做会让顾客感到不舒服,给他们留下不好的印象。会让客户觉得整个律师行业的服务态度和服务水平非常笼统,对整个律师行业充满误解。这种状况损害了整个律师行业的形象,阻碍了整个律师行业的发展。

事实上,无论是免费咨询还是收费咨询,都需要一部宪法和一条规则。毫无区别地收取咨询费显然是不现实的。即使在律师职业非常发达的发达**,也根本没有免费的咨询服务。但根本没有收费,律师行业也没有共同的收费咨询概念,这显然不是律师作为咨询行业的正常发展。

偶尔也有律师提出收费咨询,但由于没有一个被大多数律师认可的具体操作方法,律师行业的现状没有得到充分考虑,也没有一个适合律师行业的制度,所以,通常只是个别律师在某个时候的几声喊叫,基本上属于沉默。

笔者认为,律师咨询费是未来发展的必然趋势,是律师业走向成熟的必然选择,也是律师专业化、加强化的重要标志。

但不管是免费咨询还是收费咨询,我们都应该有一定的契约感,一定的专业精神,一定的专业精神。我们不应无偿听取客户的问题,不应适当地提供法律咨询,也不应因为我们提供的免费咨询而让无偿的客户看不起我们。

今天,公司化实施后,海瑞律师事务所已基本开始对非固定客户的咨询收费。他是我们的老客户。我们提供专业、可信和负责任的法律建议。事先约定的免费咨询只能提供半个小时的免费咨询,很多咨询师经常觉得半个小时他连事情都做不完,所以不想再提问题了。即使我们告诉那些直接来咨询的人,我们也不提供免费咨询。

这样一来,很多想免费咨询的人都被拒绝了,但也有人愿意花钱咨询。那我们就仔细听,好好回答。应当出具检索报告、检索报告和书面咨询意见的。这样,我们,以及咨询客户,觉得很公平,很放心,很舒服。我们认为,这反映了我们的专业精神,符合我们律师行业的服务质量。

律师行业的许多事情,不仅要经常说,而且要从现在开始实践。后者比另外两个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