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帮别人写“福利费”举报信是法律惯例而不是挑衅

发布时间:2020-01-05 11:28:31

?这两个方面的结合会让外行感到困惑,而观众中的外行也极为害怕:报道是每个公民的合法权利,报道是真实的。律师如何能帮助撰写举报信,并帮助将其公布为涉嫌犯罪?

这两个方面的结合会让外行感到困惑,而观众中的外行也极为害怕:报道是每个公民的合法权利,报道是真实的。律师如何能帮助撰写举报信,并帮助将其公布为涉嫌犯罪?

根据《律师法》,律师有权接受当事人的委托,为当事人提供非诉讼法律服务。律师更懂法律,更懂得如何描述要举报的事实,如何对要举报的事项适用法律,接受委托提供举报委托书并代他人公布,并收取相应的律师服务费。没问题。

所谓“律师占便宜”,如果是律师事务所的正常收费,律师拿演出佣金,完全是合法收入;如果是律师的私人收费,只会违反律师事务所的内部管理规范,也很难与寻衅滋事罪扯上关系。

一些地方为了掩盖地方的“盖子”,责成区县司法行政机关出台一些不成文的地方政策:禁止律师帮助当事人撰写报告、上访等事务。有些地方政策没有法律依据。其中一些人受到区县法律协会的口头欢迎。有的甚至通过区县司法局给每家律师事务所发文件。有的是区县司法局组织集中学习时通过讲话传达的。当律师要求帮助写报告信时,他仍然保持沉默。也很少有司法主管武断地要求律师“参与愚昧政策”。

但是,人们有一些善意的愿望,比如误以为“捂盖子”有助于维护社会稳定,于是就放过了这种愚蠢的政策。但是,如果任由这种错误的土地政策泛滥,从微观上看,就会侵犯律师的合法性

从宏观上看,实践权对**法治的统一具有极大的破坏性。

因此,有必要支持律师依法执业,保护律师的合法执业权利。对于没有法律依据的地方政策的禁止,有必要说不。同时,也要认识到,保护律师的合法执业权是维护社会稳定的需要。因为,有一点社会学知识的人会明白,当事人帮助律师的原因,无论是请律师代理诉讼,还是写举报信,都是希望在和平合法的范围内实现自己的诉求,而不是相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