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些案件中,必须聘请律师,因为在胜诉后,律师的费用可以由被告承担

发布时间:2019-12-25 12:48:30

律师费能否由败诉方承担,不仅是当事人关心的问题,也是律师关心的问题。那么,败诉方可以承担哪些民事案件的合理律师费呢?易浩法律平台的正式律师告诉您,这些案件的律师费将由败诉方承担,在要求败诉方承担律师费时应注意什么。

律师费能否由败诉方承担,不仅是当事人关心的问题,也是律师关心的问题。那么,败诉方可以承担哪些民事案件的合理律师费呢?易浩法律平台的正式律师告诉您,这些案件的律师费将由败诉方承担,在要求败诉方承担律师费时应注意什么。

在人身侵权案件中,交通事故较为常见,法院往往对受害方在此类案件中支付的合理律师费给予适当支持。

法律依据:《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规定:“被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应当,除本条***款规定的有关费用外,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赔偿费和被害人亲属丧葬费等合理费用,如丧葬费的交通费、住宿费、误工费等。”其他合理的费用,例如这里,包括被侵权方为聘请律师维护其权利而支付的合理律师费。

根据当地高院的规定,在《上海市人民法院关于印发〈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答复〉的通知》(沪高民发〔2005〕21号)中,明确规定“当事人要求赔偿交通费等费用的,处理事故所发生的误工费、取证费、律师费等,如果费用确实发生了,必须是合理的、可以支持的。”

大量民事诉讼中存在恶意诉讼、虚假诉讼、诉讼权利滥用等案件。对方为了应诉必须聘请律师,因此需要支付律师费,这在客观上造成了律师费对无辜方的损失。此类案件可要求对方赔偿相应的律师费。

法律依据:《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推进复杂简单案件分布和优化司法资源配置的意见》(法发〔2016〕21号)第二十二条,是关于引导当事人诚实守信、理性行事的。加大对虚假诉讼、恶意诉讼等不诚信诉讼的打击力度,充分发挥诉讼成本和律师费的杠杆作用,调整当事人的诉讼行为,督促当事人选择适当的纠纷解决方式。当事人滥用诉讼权利、迟延履行诉讼义务等明显不当行为,给对方或者第三人造成直接损失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具体情况支持无过错方的正当要求,比如合理的律师费补偿等。

知识产权案件包括著作权侵权案件、专利侵权案件和商标侵权案件,其合理的律师费由侵权人承担。

法律依据:《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规定:“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侵权人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债权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费用”。

《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规定:“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款规定的为制止侵权所支付的合理费用,包括权利人支付的合理费用或者委托代理人进行侵权调查取证。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和案件的具体情况,在赔偿范围内按照**有关部门的规定计算律师费。”.

《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规定:“为制止商标法第五十六条***款规定的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费用,包括权利人或者受托人的合理费用代理调查并获取侵权证据。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和案件的具体情况,在赔偿范围内按照**有关部门的规定计算律师费。”

《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适用法律的规定》第二十二条规定:“人民法院根据权利人的请求,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计算赔偿范围内权利人为查处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费用。”

不正当竞争案件包括侵犯商业秘密、技术秘密、驰名商品专用名、包装装潢、商业贿赂等案件。维权发生的合理费用由侵权人承担。

法律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十条规定,经营者违反本法规定,给被侵权经营者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被侵权经营者的损失难以计算的,赔偿额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润;对因调查被侵权经营者所支付的不正当权益竞争的合理费用,还应当承担被侵权经营者的法律责任。

在实践中,为了逃避债务,债务人往往在到期时放弃债务,或无偿转让财产,或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转让财产。因此,不能清偿债务,损害债权。债权人也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

法律依据:《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二十六条规定:“债权人行使撤销权所支付的律师代理费、差旅费等必要费用,由债权人承担债务人;第三人有过错的,应当适当分担。

律师费属于实现担保物权和债权的费用,属于担保物权所担保的范围。担保合同对担保范围没有明确约定的,债权人也可以要求债务人和担保人承担律师费,但担保合同约定的担保范围不包括实现债权的费用的除外。

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百七十三条规定了主债权及其利息的担保范围、违约金、损害赔偿金、担保财产的保管和实现担保财产的费用。双方另有约定的,以约定为准。《担保法》第二十一条规定了主要债权、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和实现债权的费用。担保合同另有约定的,从其规定。

根据合同自由原则,只要双方在合同中约定律师费由违约方或败诉方承担,且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法院或仲裁委员会应支持守约方原则上为维权,但应注意的是,律师费必须合理且实际发生,否则法院往往不予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