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案件的嫌疑人需要律师吗?有什么预防措施?

发布时间:2019-12-19 11:28:30

看到这个问题,我的心情很复杂。犯罪嫌疑人需要律师的帮助吗?我的回答是肯定的。看到很多关于律师的负面报道,有人说律师没用,有人说律师骗钱,有人说找个关系比花钱请律师好,等等,就说吧,毕竟人家嘴长了,但不想就考不出来。

看到这个问题,我的心情很复杂。犯罪嫌疑人需要律师的帮助吗?我的回答是肯定的。看到很多关于律师的负面报道,有人说律师没用,有人说律师骗钱,有人说找个关系比花钱请律师好,等等,就说吧,毕竟人家嘴长了,但不想就考不出来。

不可否认,目前的律师水平参差不齐。一个高水平的律师是否愿意支付的费用还很难说,但不可否认的是,绝大多数律师在接受犯罪嫌疑人及其亲属的委托后,都会尽力提供高质量的法律服务。律师刑事辩护的职责是提出犯罪嫌疑人从轻、减轻或者无罪的证据,维护犯罪嫌疑人权益的合法性。

我更想说的是,我国现行刑法理论正处于理论更新的萌芽阶段。传统的“四要件”犯罪构成理论在解决许多疑难复杂案件时束手无策,理论深度不够,推理能力不强,极易造成主观罪过、刑讯逼供等违法现象。目前,在公诉法体系中,持有“四要件”理论的人仍然占有相当的地位,这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刑法理论的发展。目前,客观主义刑法正在进入我们的视野,它来源于德国和日本刑法理论,认为结果无价值,行为无价值。与传统的四要素相比,它更科学、更合理、更精细,使我们真正看到原来的刑法是一门真正的科学,值得我们认真阅读。以下是一个具体的案例,根据客观主义刑法理论下的传统“四要素”观和“结果无价值论”(行为无价值论也采用刑法客观主义,这与办案中的结果无价值观的结论基本一致),看看有什么不同可以得出结论,从而回答犯罪嫌疑人是否想请律师并记录感兴趣的事项。

根据传统的“四要件”分析,刘某欺骗了高铁工作人员,主观上具有诈骗的故意,然后根据诈骗罪的犯罪构成展开侦查。刘某的犯罪对象是公共财产权(票款),客观方面采取诈骗手段逃票,侵犯了公共利益,主观方面具有诈骗的故意,主体是精神正常的成年人。四个要件准备就绪,认定诈骗罪没有问题。

根据“结果无价值”概念下的客观主义刑法,分析思路是:虽然刘某具有欺骗的意思,但在持短途车票上车后,高铁工作人员基于刘某的欺骗行为,不允许刘某乘坐超员列车,也就是说,高铁工作人员允许刘某在车票上注明的车站之间乘坐火车,但刘某并没有到车站下车,继续坐公交车,高角度工作人员不乏爱心,谈什么被骗。就客观要件而言,盗窃罪与诈骗罪的本质区别在于受害人是否基于被骗而自愿将财物交付给行为人。在这种情况下,高铁工作人员根本不知道刘某根本没有在车站下车。他们怎么能自愿让他坐公共汽车!因此,刘某在本案中构成盗窃罪。

由此可见,不同的刑法理论从根本上导致了同一案件中不同的罪名。我们知道,在同等数额下,盗窃罪与诈骗罪的量刑差距很大。可以看出,不同刑法理论在法庭上的优劣。法官知道不同的刑法理论。法官的职位是中立的。法官的意见取决于谁能在法庭上说服法官。通过本案,我们可以看出犯罪嫌疑人聘请律师的必要性。

笔者认为,犯罪嫌疑人在聘请律师过程中应注意以下几点:

首先,聘请律师具有深厚的刑法理论基础和强烈的服务正义意识。个别律师认为,刑事案件只需要从程序上进行辩护,实体辩护存在一定风险。这样的律师***不要被邀请,因为程序性辩护根本没有实质性意义。除了合法的非法证据排除之外,大部分瑕疵证据都可以纠正,大多数案件的程序性辩护毫无意义。

其次,面对律师,犯罪嫌疑人不得隐瞒案件事实,实事求是地将整个案件告诉律师,使律师对案件作出初步评估,以确定是轻罪、减轻罪还是无罪辩护罪,开展有针对性的调查取证。如果嫌疑人欺骗或隐瞒真相,律师的作用将大大降低。

第三,不要相信做无罪辩护的律师。大多数案件是由公诉人处理的。当案件进入审判阶段时,无罪的概率很低。更重要的是,由于无辜的辩护,错失了对犯罪嫌疑人进行轻放或轻放的机会。

***,不要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律师身上。律师只能依据事实和法律为犯罪嫌疑人提供轻、轻、无罪的证据,维护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律师必须以尊重事实和法律为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