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澳门律师执业资格在深圳的探索

发布时间:2019-12-13 10:48:30

“律师事务所是承担类似医院和***的社会和公共职能的准司法机构。建议制定与***、医院相当的合理税负,并在很大程度上给予律师行业税收优惠制度。”陈建议。此外,他建议深圳探索律师与公司制混业经营,并允许上市。

“律师事务所是承担类似医院和***的社会和公共职能的准司法机构。建议制定与***、医院相当的合理税负,并在很大程度上给予律师行业税收优惠制度。”陈建议。此外,他建议深圳探索律师与公司制混业经营,并允许上市。

“让来自香港和澳门的律师在深圳执业,成为深圳法律公司的一员。”陈建议利用香港和澳门的律师资源来弥补深圳外国法律服务人才的短缺。香港具有高度的**化程度,允许海外律师在香港律师事务所执业。如果深圳法律公司能够自由地聘请香港和澳门的律师在一定范围内执业,将极大地促进深圳法律服务的**化。为此,广东新生法律公司的律师郭星亚建议我们先在前海尝试,并有条件向香港法律公司开放香港律师。

在会议厅,不少律师提出要充分利用特区立法权,加快《优化营商环境条例》、《反垄断条例》、《公平竞争审查条例》等立法项目的立法进度,《多元化纠纷解决条例》和《养老服务条例》,积极寻求“立法灵活性”,引导律师对深圳的各项立法工作提供专业意见。

此外,陈德铭建议,为充分让律师参与市场合规建设,建立良好的市场秩序,应在商业活动中出具律师法律意见书,作为政府有关部门市场准入许可和市场发展的必要文件,律师应充分利用法律意见对市场行为合规性做出相应判断。他还说,增加律师在行政执法、刑事司法调查等行政司法活动中的出庭权,可以起到监督执法人员和司法人员的执法合法性和司法活动的作用,增强当事人对法治活动的信任。

为提高律师参与法治建设的水平,与会代表还提出,推进政府法律顾问全覆盖,推进司法领域信息化和智能化,如参与电子取证平台建设、电子签名等平台、在线会议平台等,进一步拓展企业合规、家庭信任、科技创新、海洋、商业调解、老龄化等领域的法律服务空间。

徐健建议,除现行商业信托法外,还应利用特区立法探索制定民间信托条例,允许个人和家庭委托信托公司保管或安排资金使用,实现个人财产与信托的分离财产,保障创新创业,增强财富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