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在维权期间去世,湖北公益律师继续为其继承人追偿损失。

发布时间:2019-10-29 09:00:00

1983年5月,李某成为某局下属劳务公司的司机。1986年公司停产后,他到局属钢模板厂做司机。该厂1999年停产后,调到局另一下属单位担任警卫,直至2010年8月。2010年10月,双方签订协议,由局方每月向李某发放800多元。城镇居民基本生活费用调整的,另行协商。协议签订后,该局只调了一次生活费,远远不够支付李某的日常生活费。

1983年5月,李某成为某局下属劳务公司的司机。1986年公司停产后,他到局属钢模板厂做司机。该厂1999年停产后,调到局另一下属单位担任警卫,直至2010年8月。2010年10月,双方签订协议,由局方每月向李某发放800多元。城镇居民基本生活费用调整的,另行协商。协议签订后,该局只调了一次生活费,远远不够支付李某的日常生活费。

1.公益律师朱红卫对此并不气馁,将该局诉至一审法院。2018年12月,一审法院认为,李某虽工作多年,但在不同用人单位与被告人不属于同一法律主体,双方在不违反协议的情况下按月履行协议,因此驳回了李某的全部诉讼请求。

2.李某不服一审判决,再次向朱宏伟律师求助。朱某认为,李某工作的这些单位虽然与被告人不是同一法律主体,但属于被告人的下属单位,与被告人有法律关系,故向武汉中院提起上诉。

3.二审期间,65岁的李某于今年5月因病去世。”虽然李某死了,但他生前应得的利益不能消失,否则就不公平了……”在征得李某妻子和一对儿女的同意后,公益律师朱律师要求他继续以法定继承人的身份参加诉讼。

4.公益律师朱宏伟表示,虽然劳动者已经死亡,不能作为诉讼标的主张权利,但其法定继承人仍有向用人单位主张权利的权利。因为双方的劳动关系已经得到生效判决的确认。下一步,他将继续为李的法定继承人提起诉讼,向用人单位索赔李的丧葬费、抚恤金、社保费、医疗费等损失共计23万余元。